不咸  
目前恋光热恋期
百合控兼杂食党,CP随性吃,主攻,ABO,OOC,非常喜欢以前的梗,小学生文笔

【恋光】无题

被光的操作弄得怀疑人生中


总会有那么一种人,最后还是厌倦了献给她的世界,挥动衣袖,将她的气息尽数散去。毫不留恋地转身离去。


神乐光。


喊了多少年的名字如今加上姓氏,居然显得有些陌生。


爱城华恋揽了揽大衣的领口,胸口钻进来的冷风让她想要快些回到车上。


搭上车门的把手,却对自己的去处感到迷茫。


神乐光。


如今这与自己再无干系的人却让自己心中涌起无尽的悲凉。


还是走了呢。


自己又该何去何从。


 
 

【恋光】和神乐医生的一二三四五六七(20)

“所以啊——让我这么兴奋地从京都赶过来就是为了看这种无趣的画面吗?”


靠在双叶肩膀上看着斜前方的一桌人,香子生气地踢了踢身旁的人。


“喂,香子!很痛的!”


“可是好无聊啊——”


“是你一听到华恋要相亲了就一脸兴奋地定了票吧!”


虽然从小到现在结婚这么多年,但石动双叶还是有些受不了花柳香子这种随时随地都会撒小性子的性格,关键本人还对此毫无自觉,每次都让自己受这种皮肉之苦。


“可是可是”


香子又锤了一下她的大腿,有些不爽,“我想看到更有趣的画面啦!”


嘶——好痛。双叶将香子总是打错人的手握在手心里,也看向那一桌人,“不过相亲对象是不是不是对面那两个人啊”


据调查,相亲对象应该不是那个紫头发也不是那个黄头发的呀?


“噫,那不是大场奈奈吗?”


香子突然小声叫了起来。


姐妹相亲局?不不不,这不科学,花柳香子收回自己的脑洞,如果和克洛所说的一样,华恋身边的就是她的女朋友了吧。


“不是说好是相亲的吗?”


虽然知道可能有哪里和情报不符,但她还是习惯性地向双叶抱怨道。


双叶认输般地举起双手,“报告是这么说的呀,或许还要再过一会儿?”


“华恋身旁的那个女的叫神乐光,大场奈奈身边那是谁啊,有点眼熟”


“让我看看,好像是……星见家的人?星见家和神乐家可是水火不容啊,莫非她才是华恋的相亲对象?”


事情突然有趣了起来。


“哇哦,坐过去一点,我们去听听她们在聊什么”


悄咪咪地凑到那桌附近,大场奈奈与星见家的小丫头就站了起来,吓得她赶紧拿出伪装用的报纸。


呼,还好。


被大场奈奈知道她从京都过来的话一定会超惨的,想当年自己只是无意弄坏了她的配饰而已,被奈奈分配到的任务差点就让她挂了,后来也不知道她脑子想的什么,居然摇身一变就变成了警察?虽然现在自己也继承了自家的企业,但打心底里还是有些惧怕大场奈奈的。


“吓死我了……”


“还不是你把人家初恋情人给的东西弄坏了”见证了当年惨案的石动双叶无奈地看着自家妻子如临大敌,“大场不是那种小心眼的人啦,不会拿你怎么样的”双叶摆了摆手,视线向斜后方无意间一撇,笑容一僵。


“那是你没看到当时她——啊——”


花柳香子的肩膀一只洁白的手搭了上来,“哈,原来香子这么想我呢”


香子身子一颤,颤颤巍巍地看向去而复返的人,而大场奈奈笑得高深莫测更让她们不安了起来。


“下午好”许久,也许是大场奈奈的恶作剧做够了,她拉着一旁一直有些沉默寡言眼睛还有些发红的人坐到了香子和双叶对面,“真是好久不见,这是我的女朋友”她这样介绍道,“也是我的初恋情人哟”


一旁戴着眼镜的人一下子就脸红了,“奈奈!”


香子和双叶对视了一眼,原来大场奈奈喜欢这一类型的呀——


等等?初恋情人?


“难得来一趟,我请客,想吃什么?”


“……”


“……”


“香子?双叶?”大场奈奈有些困惑地歪了歪头。


“额……信息量有点大,让我们缓一缓”


香子接过菜单,“都是法国菜啊”


“谁让这是克洛家的店呢?”


“也是——”


香子想到西条克洛迪娜,再看看这家店,真是非常有克洛的气质呢。


“……所以你和这位小姐?”


香子深吸了一口气,不行,她还是好在意。


“嗯,她就是我以前说的那个她哟”


花柳香子在大场奈奈的眼中看见了以前从未见过的幸福。


 
 

【绘星】画出这片星空(持续更新中)

一宫绘留奈×御神乐星锁

01告白

一宫知道自己爱幻想,哪怕高中三年过去,她的脑中还上演着和星锁前辈的卿卿我我。

但不包括现在。

惯例进行持续了三年多的告白后,凑到星锁前辈面前的嘴唇没有受到任何攻击,不同于自己的柔软触感让她吓得睁开了眼睛,同样闭着双眼的前辈却也没有任何谴责。只是伸手拥紧着自己,在轻轻地嘤咛一声后继续着这场亲吻。

前辈……

只是目光相交,不需要言语,她和星锁前辈再次亲吻。

02同居

二人从毕业后就搬到了一起。

“星锁前辈,我想和你在一起!”

毕竟有着年级的差距,毕业典礼上,当着全校师生的面,一宫绘留奈大声地表明了自己的心意。

星锁前辈是她的动力与追求,这一点从来没有改变过。在一年没有星锁前辈的日子里,一宫拒绝了藤白乙音的告白,狠心地和小百合断了联系,闭关修炼了将近一年,终于成功地考上了那所录取率极低的大学。

“过来和我一起住吧”

假期里再次见到星锁前辈,太过兴奋地扑了过去被同行的女仆小姐肘击了。

一年没尝过那样的滋味,有点怀念呢嘿嘿。

在看到自己因为嫌麻烦而只带过来的唯一行李——她的宝贝睡袋时,星锁前辈的眼神都变了呢,在她的抱大腿攻击下,前辈勉为其难地说道。

“不过你还是睡睡袋”

真是的前辈~一宫捧着脸在睡袋里翻滚着,明明一年多年前都和她睡过一张床了,怎么还这么害羞,太可爱了吧~

不过,在星锁前辈房间里与走廊外还是有区别的,每次看着星锁前辈穿着浴衣坐在床边吹头发时,一宫都觉得,刺激升级。

03保健室

升入大学就不能轻易地使用能力了。可习惯了放飞自我的一宫怎么会甘于安分学习呢?

上树捉猫的途中脚一滑摔到了地面上,好痛。

“真的超可惜!那只猫长得和毕咪一模一样,还是只母的!”

保健室里,对着即将生气的星锁前辈一宫绘留奈试图挽回——

“那也不要让自己摔得这么狼狈啊”

星锁前辈深呼吸了一口气,坐到一旁的床上,“你看看你的手,到时候考试怎么办?”

没错,她,一宫绘留奈,这一摔把手摔断了,右手凄惨地吊在脖子上。

“呜呜呜呜那可咋办”

一宫绘留奈深刻反省了自己的错误,躺在床上瑟瑟发抖。

第一次,她希望早点离开她的圣地。

“嘛,我已经帮你申请好缓考了,你好好休息就是”

星锁前辈似乎是看到令她开心的什么东西,有些愉快地宣布了这个消息。

腹黑又温柔。

一宫绘留奈就是喜欢着这样的星锁前辈。

 
 

【恋光】和神乐医生的一二三四五六七(19.5)

沉迷光美ing←←




爱城小姐端着红酒杯,一脸笑意地看着眼前的男人。


【滚吧】


虽然她鲜少跳出这样消极的话语,但看着这个男人在她【父亲】身边大献殷勤,又在几分钟之前不远的角落处对着几名女性动手动脚,这样的言语从她嘴中说出也不为过。


当然,为了以防男人认为是错觉,她将自己酒杯里的半杯红酒撒在了这个人的脸上。


“你——!”


这男人也是敢怒不敢言,匆匆从酒店侍从的托盘上拿了几张纸往厕所走去。


“华恋”


背后传来父亲的声音,没有其他言语,父亲又和其他人攀谈了起来。


“爱城集团啊……”


她看了看周围欢声笑语的人们,有几个发自内心呢。



“爱城小姐,您能和我共舞一曲吗?”


年纪相仿的男士优雅地鞠了一躬,她作为集团的下任董事长,自然不好推脱。


华尔兹。


“老实说,我以为您会拒绝”


男士无论是言语亦或是姿态,都展现出了贵族的风度,舞步的安全距离也稍稍让爱城小姐的心情愉悦了起来。


“说笑了,像佐佐木先生这样帅气的男人,怎么会有女人拒绝呢?”


“呵,爱城小姐说笑了,您刚刚的举动我可看得一清二楚,您可比男人帅气多了”


“瞧这话说的”


嘴角的笑容更深了一些,爱城小姐优雅地转了一圈,“佐佐木先生的男朋友我看才是人中豪杰吧”


有些沉不住气呐,爱城小姐随着音乐前进了一步,也不管背后的力量在一瞬间失控。


“……我不清楚爱城小姐您在说什么?”


“没什么,只是希望佐佐木先生另找他人,我已经有爱人了”


一曲终了。


“……爱城小姐,佩服”


看着男人有些慌张离开的背影,爱城小姐拎上包,完成了任务,准备离开。


“华恋”


父亲看来还不死心呢。


她回过头,看着朝她走来的男人。


有时候真的要感慨他们不愧是父女呢。


一样的傲慢从男人眼里溢了出来,“不要忘记,作为爱城家的人,你该做什么”


她头一扬,笑得无所畏惧,“我是爱城华恋”


“可我身边的人,必须由我决定”


 
 
1
© 不咸/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