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咸  
百合控兼杂食党,CP随性吃,不会坑文但超龟速更新,基本主攻,如有雷同纯属巧合!!!!请经常催更我一下【捂脸】
不喜勿扰

【恋光】飞鸟

车群脑洞,abo设定

爱城华恋Alpha×神乐光Omega


神乐光是爱城华恋的光。


链接放评论

 
 

真的好生气啊!图片耶,我就那么点肉渣,我再码一篇出来🙃气死我了

 
 

【恋光】光之所向

这是光不在的世界。

如此冰冷、如此黑暗。

爱城华恋向神起誓——

她的世界与神乐光同在。


链接在评论。

 
 

晚上发一篇恋光既视感超强烈,不知道是看了哪篇大大的,就当仿写吧

 
4 
 

本来晨星国庆还要再更一章的,但我……要补作业了-.-再说吧,随缘

 
 

【侑怜】有你相伴

OOC警告,不喜勿入,亲情向

身体……在发热。

脑袋从早上起就浑浑噩噩的,就连发根都染着不一样的热度。

好难受。

桌子上的水杯就在那里摆着,可就连抬手的力气都不留几分。

水……

“咳咳”

“阿怜--”费尽力气喊出的声音依旧小得可怜,咳嗽仿佛连带着肺都要咳了出来。

“阿怜……”

啊,她想起来了,阿怜和阿弘哥出去约会了。

有点寂寞呢。

自己会不会就这样死去呢?

这个想法一闪而过,就连自己都要笑话自己,如此荒谬。

“啊……”

“七海……前辈”

“燈……子……前辈”

“前辈……好见你”

如果前辈在的话,一定会凑上来,说什么亲吻能够治疗感冒,在一旁胡乱捣腾吧。

前辈。

捂着仿佛要裂开的眼眶,打开手机。

“……”

翻阅着和前辈的聊天记录,下一刻前辈就可能会红着脸来向她撒娇,在她的怀里蹭啊蹭啊得不停。

“啪”

关上手机。

相册里和自己相拥而笑的七海前辈也随之不见。

自己什么时候也会这么胡思乱想。

明明,那个人也不会再和她有着【特别】的关系了。

【对不起】

这三个字割裂了彼此的关系。

可为什么,自己再也回不到过去的【小糸侑】了呢?

七海前辈,真的很过分啊。

改变了这样的【我】,却又拒绝了可以【喜欢】的【我】。

意识开始越来越模糊。

看着闹钟一滴一秒地过去,侑再次昏睡了过去。

再次醒来时,是被额头上的温度惊醒的,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居然是阿怜。

闹钟的指针指向傍晚,窗外的天色开始暗了下来。

“阿怜?你怎么回来了,不是说好和阿弘哥一起玩的吗?”

可能是因为发烧,鼻音间不自觉地带上了一丝撒娇,让坐在床头、有些板着脸的人柔下了眼睑,嘴角也挂上了无奈的笑容,脑门被不轻不重地敲了一下。

“你啊,要不是我昨天晚上就看你不舒服了,不放心提早回家,你可是要把自己烧傻啦”

“呜~不会的啦”

脑袋在阿怜的大腿上蹭了蹭,被阿怜没好气地摁住。

“你啊,就算爸妈不在家,不舒服也要跟我讲啊,”

阿怜难得摆起了姐姐的架势:“这种时候就依靠一下姐姐我啊”

不知怎么,自己的眼眶一热,委屈的感觉如此陌生,赶紧将脸埋进了阿怜的腹部。

侑能明显地感到身上人的僵硬。

“不习惯?”闷闷的声音透了出来。

“还不是你很久没有这样过啦,是有点不习惯呢”

也看不见阿怜什么表情,也许是已经许久没有撒娇过了,自己都有些不自在了。

正想着措辞,却也不想离开这略显清凉的怀抱。

“很可爱呦,侑”

阿怜捋着侑的头发,自家的妹妹也只有在这时显得不是那么坚强,说到底,还是受了刺激吧。

“你和……你那个学姐怎么了?”

“没什么”停顿了片刻,回答带上了一丝道不明的委屈,“和前辈……挺好的”

“是吗”轻轻揉捏着妹妹的脖颈,“那就好”

看到侑闭着眼睛不再言语,怜也不再说什么关于七海的事情了。

虽然七海也有发过信息向她打听过侑的情况,但惹她妹妹伤心的人怎么能轻易原谅呢?

果然妹妹不能交给这么一位不靠谱的【女朋友】。

“侑,你说,如果我和阿弘结婚,那你可怎么办呢?”

“……我会自己照顾好自己的”

“那可不行,可不能让别人给欺负了”

“我说,”侑费力地翻了个白眼,“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那也是我妹妹,不行……想不到好法子的话……结婚得放一放”

啊啊,阿弘哥,对不住了。

侑的脑袋被怜按摩地舒舒服服,舒适又温暖的触感使得困意又渐渐漫了上来。

“阿怜,晚安”

“嗯,睡一觉吧,”

第二天阿怜起来时侑已经刷牙去了。

“早安啊,侑”

“早”漱口、吐水,一丝不苟地完成洗漱,没给一个眼神。

“嘁,真不可爱”

阿怜一下跳到沙发上舒舒服服地靠着,“昨晚的小仓鼠真是可爱啊ớ ₃ờ”

“好了,快吃饭,我今天做了早饭”

该说是自己的体质好呢还是得益于阿怜的照顾,感冒已经消失地无影无踪了。

“哼╯^╰果然还是生病的时候软乎乎的,还回来啦”

“什么?”

“可爱的妹妹!”

“好了好了,快吃饭去”侑推着阿怜上桌,把早餐端在了桌上。

“真好吃啊,想不到啊,侑你的手艺真不错”

面不改色地接受褒奖。

接着,小糸侑的肩头一沉,和自己发色相同的脑袋就靠了上来。

“刚刚说笑的呦”

“嗯?”

“我的妹妹永远是最可爱的哟,世界无敌第一可爱”

“有点恶心了,阿怜”

“呀~别这样啊,我是真心这么说的!”

“那就是真心恶心了”

“过分!”

背被不轻不重地拍了一下,耳边是阿怜佯装的嗔怒,侑也控制不住地笑了起来。

“家里永远都是你的归属哟,爸爸、妈妈,还有我”

“嗯,我知道”

如果说有谁一直在她身边守护着,小糸侑坚信,那一定是眼前这个有时候显得不太靠谱的姐姐了。

有她在,自己也不会一直寂寞着呢。

“谢谢你,姐姐”

被侑释然而又放松的笑容惊到了,怜都有些不太适应,“突……突然叫什么姐姐……啊,再叫一次”

“阿怜。”

“再叫一次嘛!”

“笨蛋阿怜”

“快一点再叫一遍啦”

手被拉扯着,对上那双期待的眼神,侑的笑容更加明亮了,“最-喜欢你啦,怜姐姐”

 
 

【侑灯】长夜路漫漫

这是一场豪赌。
说出了【喜欢你】。

没有改变,就不会有真正的未来。

可她终究输了。如果没有说出口,也就不会听到那句猜到了一万遍的【对不起】。

她将失去她在七海前辈心中的那份【特别】。

无法冷静。

看着天花板上的满天星光,胸口再次抽痛了起来。

和七海前辈再次的相遇,七海前辈的迟疑与不安,真是讨厌,那种不必要的温柔。

【喜欢】是暴力,七海前辈的话语如同针刺刺在她的心口。

七海前辈的笑容

七海前辈的撒娇

七海前辈的亲吻

这一切的一切,都将不再属于她。

说什么呢,最先施加这种暴力的人,不是七海前辈吗?

想要变得讨厌,心中的温暖就会立刻制止自己

想要忘记,可就连这张床上都沾染了她淡淡的香气

【失恋】是如此的痛苦。

回忆的每一刻都是那么美好,学校,约会,学习……那时候的心情多么充实而又美满,可此时,当黑暗降临,无尽的空虚便涌上心头。

平躺着,

侧卧着,

为什么没有姿势,可以让她稍微好受一些?

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后悔】

后悔。

后悔。

后悔。

后悔吐露了真心。

后悔喜欢上了如此温柔却又残酷的前辈。

明天……还是后天?

她不再是七海前辈唯一的归宿。

她也……不再被七海前辈所需要。

脸上变得潮湿,鼻子怎么也如此酸涩。

啊啊,真是痛苦。

呐,阿怜,我好像做错了。

改变的人

只有我。

胸口的温度早就跌入冰点

蜷缩着

陷入沉睡的少女不知未来将何去何从。

等不到【终将气死你】36话的某人在爆炸😭

 
 
1
© 不咸/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