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咸

百合控兼杂食党,CP随性吃,不会坑文但龟速更新,基本主攻,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不喜勿扰,还有就是,日常小记什么的随时会删www

【ABO】【百合】一步之遥

系列文,设定同上文






  
  漆月是在舞会上与白澜遇见的。那是一见钟情的邂逅。
  那个女人穿着红色的长裙,所到之处即为目光的焦点,她是如此的热烈而奔放,在悠扬的舞曲下朝她步步紧逼,只差一步之遥,两人的身躯便可紧紧相拥,却又在须臾之后拉开距离。她的眼眸如此深沉,给人以钟情于自己的错觉。她是那样的性感……而又美丽。
  “不愧是漆总”她诱人的嗓音勾引着每一个与她对视上的人。
  她是白澜,她的女神,千年氏族白家的继承人。她是alpha,注定选出一位合适的omega,为她开枝散叶。
  而她自己,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beta罢了,注定无缘她身边的位置。
  
  
  

  哪怕时代变化,beta的生理结构还是固定不变的,她永远也闻不出alpha或者omega特有的味道。
  漆月作为信息素抑制剂的开发商之一,提供大量的金钱。当然,在市场上也得到了她所预想的成果。
  但可笑的是,她并不能闻到任何有关信息素的味道。
  她对白澜一见钟情,却注定了这份感情无疾而终。
  不过这一切都过去了。
  酒吧里人不多,联盟似乎处于战后的回复中,工作的繁忙让酒吧里的老熟人们都没怎么出现。
  那一天,因为工作的原因,白澜与她共舞一曲,她能感受到得到作为氏族子弟对beta身份的她对她的那份不屑。
  唉,想想就郁闷。
  “呦~”
  不用转头都知道是谁来了,漆月示意调酒师再调一杯。
  “晚上好,曲儿”
  “晚上好~阿月你今天来的真早”来人捧起她的脸,狠狠地亲了一口,“给你的奖励。”
  白曲儿,让她摆脱白澜的爱人。虽然说她是一个omega,但她好像非常擅长智脑程序方面,这家酒吧也是她买的。她是白澜的胞妹,漆月虽然从未听说过她,但她与白澜几近相同的容貌足以让漆月相信。
  如果说白澜是太阳,那白曲儿就是月亮,让漆月慢慢地为她着迷。漆月心里一直有个遗憾,那就是没法闻闻白曲儿信息素的味道,那一定很好闻。
  “你看到今天的新闻了没?”白曲儿自然而然地靠在她的怀里,像只猫儿慵懒地依靠着她的主人。
  “是新的凯斯门大公的事吗?”漆月闻着白曲儿身上淡淡的香水气味,心猿意马。
  “对啊,真真是漂亮极了。而且居然赢了十几位顺位继承人,厉害!”
  漆月知道那位大公,虽然是omega,但手段了得,之前消失了一段时间,没想到再次出现就立刻成为了凯斯门家族的家主。
  “看来联盟的政坛又要几番风雨了”漆月虽然是一介商人,但这掌权人的更替怕是要牵连出不少事情。
  “你说她那么漂亮的人会有怎么样的伴侣呢?”
  “谁知道呢,我只要有你就够了。”感觉白曲儿似乎要在这个话题上继续下去,漆月一个用力,吻了下去。
  “你们注意点啊,让单身狗怎么活啊!”一旁的伙计痛苦地捂着自己的眼睛,哀嚎道。
  “良夜苦短,楼上还是我家?”凑着耳朵,漆月悄悄问道。
  “你家”也许是被说话的气流弄痒了,白曲儿的脸上飘上一丝绯红,巧笑嫣然。
  
  

  “这几周我要到A市开个会,你要好好照顾自己,生病了有惩罚啊”
  她向来睡得沉,基本上睡着了就听不到任何动静了,曲儿惯着她,基本上也不会叫醒她,任她睡到自然醒。一觉醒来,两个人的小屋里只剩漆月一个人,早饭的香味已经从客厅里传来,床柜上有一张纸条。
  漆月伸了个懒腰,拉开窗帘,耀眼的阳光与万里的晴空预示着今天一天的好心情。
  [叮咚–]
  智脑有消息提示。在这美好的一天,她旗下的信息素相关医药公司似乎也有了新的进展。
  “好了,既然漆总和白总到了,那我们开始吧”
  要不要这么巧,虽然说同为董事,但为什么白澜也在?!对着白澜,她总会莫名对曲儿有种愧疚感。
  不过也好,她可以问问曲儿在白家的情况。
  “大公传达下的命令就是这个”白澜敲了敲投影所在的光板,“抑制剂!”
  会议以信息素抑制剂量为议题展开讨论,最新的研究表明,抑制剂里面有种成分过多的注输会对人体造成不小的危害,尤其是对身体比较羸弱的omega。他们必须对此修改药方,否则一旦曝光不堪设想。而大公知道这一情况后,责令他们在最短时间内完成改方。
  “既然这样,那我们先停止市面上的销售,接下来技术的改善由白氏派人。”白澜暗红色的眼眸盯着屏幕的某处,声音暗哑,更是多出几分风情。
  久闻白家继承人的风流倜傥,一看就知道昨晚也少不了快活,漆月有些无聊地想着,不过一想到昨晚和曲儿的情投意合,老脸也是一红。
  “漆总,有什么意见吗?”
  “啊……”漆月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回过神来,咳了一声,“公司也要考虑到面对媒体大众的说辞”
  “那这方面就交给漆总了”白澜瞥了她一眼,把文件丢到助手那里,
  “散会。”

  
  
  

  “漆总似乎有什么话对我说。”散会后,还没等漆月开口,白澜就看穿了她的心思开口道。
  “果然瞒不住白总,”漆月看着白澜,“我……我想问问令妹的情况”这算不算见家长了?想到这里,漆月就觉得燥热得厉害。
  “白曲儿?”白澜似乎来了兴致。
  “对。”双胞胎用全名称呼……她俩关系不好吗?
  “你和她什么关系?”
  “我和她……”漆月有些脸红,“她是我的女朋友”
  “哦?”白澜眯了眯眼,愉快地笑了起来,“那个鬼精灵,一直在国外待着还有机会和漆总见面,那还真是缘分了。”
  ……咦?白澜不知道白曲儿的情况吗?还是不要拆穿了。漆月心里九曲十八弯后,笑道:“那是,有曲儿做我的女朋友真是缘分了。”
  “也好,过几天等白曲儿回来我们一起吃个饭”
  “好”
  
  

  “漆总?”白澜看着漆月自刚刚开始就有些阴晴不定的面孔,有些疑惑地问道。
  今天她和白曲儿按照约定一起赴漆月的饭局,但漆月似乎有失地主之谊啊,从刚刚一直走神到现在,太失礼了。
  “啊……抱歉”漆月说道。
  “阿月是身体不舒服吗?”白曲儿揽着白澜的胳膊,微微探出身子问道。
  漆月有些失神地把白曲儿和白澜对比着,果然长得几乎一模一样啊,但白澜是那种霸气型的,而白曲儿就活泼多了。而且两个人瞳色明显地一红一黑,好认极了。
  可是……怎么那么奇怪?她……她总有一种违和感。基本上都是白澜和白曲儿在对话,她也说不了几句,但……就是觉得很奇怪。曲儿……怎么感觉那么不自然?
  漆月觉得一顿饭下来她在白澜面前把礼数失尽了。
  太不应该了。
  “白澜,阿月平时不是这样傻兮兮的,别嫌弃她啊”看来她们姐妹就是互叫名字的,白曲儿坐在白澜旁边笑嘻嘻地说道,让漆月更不好意思了。
  “嗯,漆总的工作能力是有目共睹的。”白澜勾了勾唇角,漆月这个人还是有些意思的。
  半晌过后,三人都吃完了,白曲儿说道,“阿月,我和白澜先回去一下,等会儿我再来找你”
  “好”漆月把垂到眼前的头发撩到耳后,“需要送吗?”
  “有司机,你先回去吧”
  “好,那再见,白总也是。”
  “嗯。”
  

  “阿月,我回来了。”
  门锁打开了,漆月还没有在家里的沙发上缓上几口气,白曲儿就回来了。
  不知道她和白澜谈了什么,脸色不大好,但看见了漆月她的眉角稍稍舒展开了不少。
  “怎么,白总说什么了吗?”漆月心疼地将白曲儿搂进怀里,可能是自己白天脑子有些问题,现在的白曲儿让她觉得毫无异样。
  “白澜她……就那个样子。算了,不说她,今天白天你怎么表现得那么差?”不知道为什么,漆月总感觉白曲儿的口气有些奇怪,但她身上的那种违和感消失了。
  “啊……就是觉得你怪怪的,所以有点走神啦”
  “我怎么了?”白曲儿眯了眯眼睛,“你对我今天的打扮不满意?”
  漆月看着白曲儿有些不开心,赶忙为自己的话解释:“不是……那个……你今天的打扮很好看,我是说感觉!”
  白曲儿这才眉头舒展,“这才对嘛”戳戳漆月的脸,一脸满足。
  “嘿,曲儿,这么看你是换了一套衣服吗?”
  “嗯?”
  白曲儿有些不解,低头看了看自己新换上的T恤,“哦,你说衣服啊,去老宅哪能不换衣服啊,死气沉沉的,回来当然得换一件”
  “原来如此”漆月点点头,难怪连香水的味道也变了呢。这丫头真是太讲究了。
  “话说,白总后来有说什么么?”临睡前,漆月突然想到这个问题,赶忙问道。
  “哈啊?”快要在床上睡着的白曲儿睁开眼,表示疑问。
  “那个,毕竟是我未来的大……大姐,”哎妈呀这称呼她以后真的敢叫吗,自己都怀疑啊,“我觉得应该重视一下她的评价”而且终归是自己曾经喜欢过的人,她也希望听听对自己是什么看法。
  “别担心,她对你挺满意的”白曲儿打了个哈欠,“你对她……,怎么,有想法?”
  ……夏天呢,没开空调怎么那么冷呢,见鬼了,“我现在可是喜欢曲儿你啊,别多想”说完漆月就想给自己两耳巴子,这花不是自爆吗?!
  白曲儿看着漆月白了又红、红了又白的脸,不知想了什么沉默了几秒后轻声笑了起来,“你还真是傻子”
  漆月:???“你不生气吗?”
  白曲儿翻了个身,窝到漆月怀里,这是漆月最喜欢的相处姿势,虽然曲儿和她差不多高,但总会有一种在依靠着她的感觉……但现在她看不见她的表情,她好虚啊!!!!
  “整个联盟喜欢我姐的多了去了,不喜欢才不正常吧”
  “……”好有道理,无言以对。
  “而且,你现在喜欢的是.我.对吧”后面缓慢而加上重音的两个字让漆月全身一颤,而且看不到白曲儿的表情就更添几分恐怖感了。漆月发誓,这种皮笑肉不笑的感觉,曲儿绝对闹脾气了。
  “我现在喜欢的只有你。”
  “那就行了,睡觉吧。”
  白曲儿直接就睡过去。
  ……没有晚安吻。
  ……没有晚安吻?
  ……没有晚安吻!
  所以还是生气了嘛!漆月怨念地抱着白曲儿,一脸不开心地进入了梦乡。
  时钟滴答滴答地响着,黑夜里,听着漆月沉稳地呼吸声,白曲儿悄悄地起身,穿好衣服,在漆月的唇上落下蜻蜓点水的一个吻。
  “晚安,好梦”
  屋外的人已经等待许久,她得离开了。
  
  

  新历1070年春。
  距离白曲儿消失已经220天了,虽然以往白曲儿也会偶尔失踪一段时间,但从来没有过这么长的时间。就在那么一个特别平凡的日子里,无声无息,甚至没有留下任何的讯息,她就这样消失了。
  去酒吧,那家白曲儿名下的酒吧已经易主,新老板对曲儿一问三不知。去找白澜,白澜说她出国了,一切安好,只是行踪不定。打她手机,她连手机都放在了白澜那里。她就像没有存在过一样,在漆月的世界里消失了。漆月不敢相信,自己突然就这么被抛弃了?她不相信,只当白曲儿有难言之隐。
  在她最苦闷的那段日子里,她连工作都交给了手下,没有了白曲儿她赚再多钱又有什么用呢?在家里以酒为伴,直到醉倒为止。
  借酒消愁愁更愁,这样的日子没让她有丝毫的解脱。转折点是发生在自己有了个新邻居吧。
  虽然长得有些吓人,但见了几次面后就能明显感觉到那家伙其实是蛮热情的,是个不错的酒友,而且整天无所事事,足够听她发满肚子的牢骚。
  “你说她怎么说不见就不见了呢!”
  不知道重复了多少遍这样的话语,可她念叨的人还是没有出现。
  “没关系的,我老婆之前也是这样,现在不还是好好的嘛”她的新邻居,苏菲娅,一个alpha,跟她碰了碰酒瓶,豪爽地说道。
  “话是这么说……你老婆我怎么从来没见到过啊?”
  苏菲娅搬来三个月了,但她从没有把老婆带到她家里来拜访过。只有那颗有些古朴的银色钻戒在她的无名指上烁烁发光。
  被这么提问,苏菲娅有些为难地摸了摸鼻子,“我也是最近才打谈到她的消息,她不太方便从家里出来,只好我去看她。”
  “看来都有难言之隐啊”漆月仰头把剩下的酒干了,“但你们结婚了啊”
  好是让人羡慕。
  
  
  
  

  还记得和白曲儿第一次的见面,居然和几个alpha斗殴,一开始她还以为这家伙是白澜呢,没想到她说自己是个omega。omega和alpha打架也是她生平第一次见,而且还可以不落下风,完全刷新了她对omega柔弱的概念,后来她一加入就轻而易举地打赢了那几个alpha。话说alpha对omega出手打人真的是太没品了,她觉得那几个人应该去被“教育教育”。
  “你太没有安全意识了吧,一个omega大晚上的怎么可以单独在外面走?”自我介绍之后,她处于自身的道德感向这位白澜的胞妹义正言辞地说道。
  “啊……”还好那时候白曲儿没生气,走神过后还一本正经地向她道了个谢,弄得她都有些不好意思。
  就这样,她和白曲儿成为了朋友。
  那家酒吧据说是白曲儿为了打发时间,特意购买的特殊酒吧,里面的员工客人都是beta,也不会担心什么发情期混乱。在这块土地上还是很受欢迎的。
  她们有很多聊得来的话题,政治、经济、文学,她们一起出去旅游了几次,相处起来也舒服极了。日久生情,这是漆月第二次有了照顾一个人一辈子的想法,而且绝非是将白曲儿作为白澜的替身。
  虽然自我吐槽居然两次都栽在了白家人手上,但在得知白曲儿没有交往对象后,她还是提出了交往。
  无比幸运的是,在白曲儿稍作犹豫后,她成功了。
  虽然白曲儿不让她太张扬,但她还是欣喜若狂了三个晚上。那些天她公司的股票也涨了不少,真真是双喜临门。
  再后来……不可描述的事情也做了不少,相性契合得无以复加,同居之后相处的时间虽然少的可怜,但她也发现了白曲儿的厨艺惊为天人。上得厅堂、下得厨房、入得卧房……咳咳咳,这么完美的人可是让她对结婚这件事蠢蠢欲动了啊。
  呜呜呜,快回来啊!漆月一脸苦闷地喝着酒,内心的小人四肢伏地,嚎啕大哭道。
  
  


  “滴滴滴滴滴滴”悲伤的事在抱怨完后被埋葬到心底,重新恢复工作后的某一日,她的智脑邮箱瞬间卡死。几百封的邮件,里面相同的内容让漆月目瞪口呆 。
  “丑闻?白家?白澜?”
  不太理解这几个字为什么会联系到一起,漆月赶忙到了公司。
  “老大,不得了了,不知道哪里来的小道消息,曝光白总身体有隐疾,而且以白家的势力居然没能压下去。现在白总在贵宾室里休息,外面的记者快要把白氏的门撞开了!”
  漆月抹了把汗,楼下的场景她也看到了,隔壁白氏大楼的大门那里一百多个记者哄在那里,她看着都有些汗颜。
  “白总什么隐疾啊,至于这么多媒体兴师动众,不怕得罪白家吗?”她没仔细看那些邮件,也就有些奇怪。
  手下凑到耳边,轻声说了几个字,就让她惊得动弹不得。
  “……”
  特殊器官生理性缺陷。
  对alpha来说,无论男女,都可以称得上是名誉扫地的事情。
  先不提男性alpha,就女性alpha来说,在荷尔蒙亢奋时期不能突现特别性征,进一步来说也就是做*爱时无法结合、成结,那无论她的配偶是beta还是omega,都绝对不会拥有子嗣。就如同狼失去猎捕食物的爪牙,alpha失去了这个能力后,地位会直转急下,不仅社会地位仅和beta相同,资源配置什么的不再享受优待,而且社会层面的人身攻击绝对能逼得人无路可走。在漆月的印象中,这样的alpha结局没一个好下场的。
  ……
  不可能的。漆月绝对认为这是造谣生事。
  夜夜风流的白澜怎么可能没有那东西呢?之前都有传言把一些omega搞怀孕的新闻,是一些啊!现在出来这种事不是搞笑吗?!
  现在就等白家把那些造谣的人捉出来了。
  打开贵宾室,白澜靠在椅子上,头发遮住了眼睛,不太清楚她在不在休息。说实话,漆月已经避开她好久了,一看到她就想到她未归的曲儿,心里痛得如同要炸裂一般。没想到一段时间未见,她居然瘦了那么多。
  大概是听到了动静,白澜朝她看了过来,漆月心里一冷,那眼神里的杀气令人胆战。
  “漆总,我有事拜托你。”
  
  
  
  

  “……”
  该庆幸先前的杀气不是冲着自己来的吗?漆月坐在驾驶座上偷偷瞄了一眼毫无表情的白澜,松了一口气。
  [我希望暂时避避风头,老宅和家里自然都回不去了,思来想去来漆总家最是保险,漆总可愿帮忙?]
  那时候白澜说的话犹在耳边回响。面对白澜,她怎么也是无法拒绝的。
  只是家里的情况,唉,有些尴尬啊。
  话说她也不对这件事发表一下意见?让人干着急啊。
  驾驶着车子来到了公寓前,苏菲娅正好提着包裹走了出来,看到正好下车的白澜,把漆月揽到一边,“你女朋友不是omega吗”
  漆月知道她是看过曲儿照片的,把曲儿和白澜搞混了也不足为奇,“这是白澜,白曲儿的胞姐,她最近有点麻烦,来我这避个风头。”苏菲娅不太关注联盟八卦,新闻都挺少看的,也不是会出卖朋友的人,漆月也不担心她会把白澜在她这儿的消息卖出去。
  苏菲娅似乎也有什么急事,拍了拍她的肩膀也就走人了。
  “你朋友?”白澜走到她的身边,看似漫不经心地问到。
  “嗯”漆月知道她的顾虑,“她不会说出去的,放心。”
  
  
  
  
拾壹
  ……
  迷之尴尬,打开家门,果不其然,一进门,白澜就盯着旁边没动过了,在一边的酒瓶小山是那么显目,还隐隐约约透着一股酒味,漆月偷偷观察着白澜,虽然表现得很含蓄,但她这副表情……不会是……不爽吧?听说……白澜有些洁癖……
  “那个……稍等一下,你先在沙发上坐一下,我整理一下房间”
  还没到休息日,清理工还没来,也只能靠她自己了。
  啊啊啊啊,真的是太丢人了。
  漆月忙里忙外地跑着,内心在咆哮。
  不过除了酒瓶,家里还算干净,所以当她把酒瓶丢掉之后也就基本OK了。忙完清理,就要准备晚饭了。她的厨艺自然是比不上曲儿的,但勉强还是可以入口。
  把菜端到大厅的那一刹那,不由得愣了心神。可能是有些热了,白澜把她的长发扎了起来,那简简单单单马尾的形象和白曲儿重合了起来,那一刹那,漆月对白曲儿的思念湿润了眼眶。
  
  
  
拾贰
  “那个……白总,这次的谣言你打算怎么处理?”
  白澜吃饭的时候不喜欢和别人交谈,漆月也就不好搭话。好好的一顿晚饭,被两个人处得气氛真是尴尬到了极点。
  结束用餐后,漆月在收拾盘子的时候问道。
  白澜靠在椅子上,揉了揉眉心,“谣言吗?记者再过几天应该消停了,休息日我会回族里。”
  “知道是谁传播的谣言吗?”漆月有点好奇,敢用这种禁忌找白家继承人的茬,搬弄是非的人胆子也是大到极点了。
  “……”白澜瞥了她一眼,眼底一片嘲讽,“白曲儿。”
  漆月从没有想象过,在这种语境中听到白曲儿的名字。
  “……曲儿?”
  “没错,你的女朋友,白曲儿。”
  “怎么可能呢?她为什么要做这种事情呢?”突如其来的怒气充斥了漆月的胸腔,她所认识的曲儿,绝对不是这样的!
  不是这样–––这样……是什么样呢?漆月被一闪而过的想法愣住了神。
  “她啊,”白澜侧着头把玩着自己的头发,“她可是有大抱负的人呢”言语口气中说不尽的嘲讽。
  不是的。漆月握紧自己的拳头,她的曲儿不会是这样的人。
  “那白总为什么会到我这儿来?不怕曲儿知道么。”漆月脑子里一片混乱。
  “呵,她要玩,我陪她一起玩”白澜终于不再是一派友善的模样,那种眼神……漆月切切实实地感到了背后的凉意,“至于借住漆总家嘛,”之前的杀意仿佛只是个错觉,白澜毫漆不在意地轻笑道,“只是有趣罢了。”
  临睡前,在漆月即将离开客房时,已经褪去外衣的白澜叫住了她,“漆总,这次你可以好好看着,你女朋友,真实的样子。”
  

热度(49)

© 不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