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咸  
目前恋光热恋期
百合控兼杂食党,CP随性吃,主攻,ABO,OOC,非常喜欢以前的梗,小学生文笔

【冬雪】流浪之章7


No.7
  [她说的冬马果然是你呀]
  车站里,北原远远地就朝冬马打了招呼,带着令人恼火的不可置信。
  回想起小木曾在甜品屋里说的话,
  (陪这家伙消遣了几次么……)
  虽然说北原一直都有轻音同好会参加学园祭的想法,但到最后还不是因为小木曾的歌声,这才会像个傻子一样非要找她参加学园祭的么。
  那种公开的羞耻play,小木曾怎么也会想要参加呢?
  冬马惯例地嘲讽了一下北原。过了一小会儿,小木曾就气喘吁吁地跑过来了。
  [抱歉,我来的晚了点。]和自己一样穿的是便服,小木曾全身上下透着一股青春的气息。话说,真的是毫不留情啊,居然用她隐藏的那么好的心思来威胁她。喜欢北原吗?其实……唉,小木曾不会懂的。
  [……]
  冬马一路上沉默着听着北原和小木曾雪菜的交谈,直到他们来到了小木曾的家里,听着楼下小木曾自以为楼上听不到的、对母亲的埋怨声,心里有那么点复杂。
  [……]北原也保持着沉默,这么不可置信也是有理由的,至少他可是一次也没有邀请得动冬马的,却被小木曾一下子就办到了,被打击到了啊。
  [为什么我们会在小木曾家里啊]冬马支起手臂,开口问道。
  [我也在想这事啊!]被冬马这么问着,北原也有点不知所以了。
  [不是你让小木曾过来邀请我加入同好会的么,以你的个性]
  [我没有!冬马,在你心里我到底是什么形象啊?!]
  [啊……]冬马困惑得停顿了了一下,[她不是学园偶像吗?只不过加入了同好会才一个星期,为什么这么积极?]
  [……谁知道呢,可她的偶像身份在我心里正在不断崩塌啊]北原听着楼下还没有终止的谈话声,无奈地揉了揉脑门。
  [……]有点羡慕啊,冬马可以想象地出小木曾母女俩斗嘴时的小别扭以及……温馨感。她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和母亲说过话了。
  [久等啦]
  雪菜端着她忙活了大半天的成果,推开了门。
  ……很好吃。虽然小木曾对她说可能甜度不够怕她不喜欢,但明显是她自谦了,看着空空如也的碗底,冬马不得不承认,小木曾未来的男友还是非常幸福的。
  不过,小木曾刚刚提到她和北原是她三年来唯二进她家玩的人,不像她,小木曾真不像是三年不请要好的朋友到家里玩的人。
  “请再来一碗。”
  享食之后就是一场漫长的劝服了。
  为什么小木曾那么上心呢?漫不经心地想着,冬马注视着眼前的小木曾。北原果然是个喜欢随便给出做不到的承诺的人啊。谁说她一定要答应呢?
  理所应和北原争论起他的行为多么地于事无补以及他最近异常地理想主义,门外却出现了一些遮遮掩掩却又对她来说格外清晰的交流声。
  “孝宏,她们在说什么啊?”
  “你别吵了,我都听不见了”
  “你说她们不会打起来吧,看老姐那个样子,噫~”
  “啧啧,修罗场啊,你快让我听听,让让位置!”
  ……
  冬马假装没听到地和北原继续说着话,不过门外的声音好像越来越大,悄悄撇了一眼小木曾,她有些窘迫地红了脸,示意她和北原嘘声,站起身走到门边,唰地一下打开了门,怒吼道,“我说!你们在干什么啊?!”
  看着小木曾的妈妈和弟弟被小木曾训斥的样子,北原单手撑着脸,“又发现了小木曾和学校里不一样的一面呢,和家人在一起的感觉真好啊”
  冬马深有同感。
  接着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加上小木曾的弟弟一起四个人玩纸牌了。
  但小木曾好像一副不太开心的模样。老实说,冬马不喜欢看到她眉梢带着忧愁的模样。
  “不好意思,刚刚打扰你们说话了”
  “我在想,硬把你们邀请到家里玩是不是有些欠考虑了?是不是让你们有些不太愉快呢?”
  “但我其实非常开心哦……在屋顶唱那首white album的时候”
  明媚的音色里带着沮丧,小木曾的弟弟也担忧着看着他的姐姐。“所以说,我……无论如何,也想请冬马同学……”
  冬马心里突然有一丝奇异的感觉,却又转瞬即逝。将小木曾即将要脱口而出的话打住,摊开手掌,“小木曾,我的牌出完了。”
  “诶,什么时候?”在场的人好像都吃了一惊,小木曾姐弟又斗起了嘴。
  “姐姐,为什么你不质疑她出的牌啊!反正你也有这么多张牌了”
  “怎么会~刚刚的那个不算啦!”
  “不光是长相和身材,就连游戏都赢不了,姐姐,这下你可危险喽”
  小木曾的弟弟意外地喜欢挖苦姐姐呢。
  北原哭笑不得地看着小木曾姐弟俩,冬马就静静地看着桌面,看了眼手表。
  这时候门被敲响了,是小木曾的父亲。
  “虽然对不起你的朋友,总之,你先让他们离开吧”
  小木曾再次上楼时一脸歉意地让他们先回去。北原与她对视了一眼,点点头,同时起身走出了房间。下楼梯时,冬马回头看了一眼那扇小木曾的房门。真应该换掉,该听的不该听的都听得一清二楚。该死,这样会让她更加狠不下心啊。
  “冬马同学”北原先行一步走出去了,小木曾在她也要离开时叫住了她。
  “叫我?”
  看着她欲言又止的为难模样,冬马虽然有些疑惑,但想也没想,一个反手将大门关了起来,在玄关处默默注视着有些紧张的小木曾,等待着要和她单独说的话。

评论(3)
热度(3)
 
© 不咸/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