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咸  
目前恋光热恋期
百合控兼杂食党,CP随性吃,主攻,ABO,OOC,非常喜欢以前的梗,小学生文笔

【ABO】【百合】失痛症(中)

“唔……”妮露睁开双眼,昏昏沉沉的脑袋记不起一点东西。

“呦,醒啦”阿西在一旁一边看着狗血的言情剧一边啃着根玉米说道。

“你怎么老喜欢看这么烂的片”听台词就知道是哪部剧了,妮露搞不懂自己的好友怎么品味那么差?

“那还不是你演的,而且你不觉得男主其实挺帅的吗?”阿西聚精会神地盯着屏幕,头也没转。

“那你怎么不说我好看呢?”听阿西这么说妮露就不高兴了,“拜托,我就这部表现的差一点,你怎么不看看我其他的作品呢?”

阿西动也不动,敷衍地应和着:“哦哦,那我到时候看看啊”

妮露想从床上坐起来,起身刚一用力,右手就传来一阵剧痛,看着包扎得天衣无缝的绷带,不用想就知道又是自己作死了。她也只能用力叹口气让阿西明白自己目前懊恼的心情,不然又要被这女人唠叨个大半天了。

可过了好长一段时间,阿西却只顾着看剧,居然一点也不搭理她。

不急,瞧她的~

然而……

“……阿西?”在妮露各种骚扰下,阿西居然还在对着那部烂剧目不转睛,不搭理她的阿西一点也不科学,难道这次她太生气了?妮露一下子慌了。

“安静点儿,我在看剧呢,等会儿我有事和你说。”阿西好像禁不住自己在她耳边这样念叨,甩出了一句话。

“……哦”那她也只能等着了。

无聊地坐着也是无趣,本想着在阿西的书柜里找本书看看,没想到一叠照片散落在了地上,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也不清楚是干什么的。

看到一个有点眼熟的男人后,再一回想,妮露目瞪口呆。这……这全是阿西的相亲对象?

 

 

“啊……”

“不是……”

妮露刚想把照片放回去,阿西就推门走了进来,妮露一个手抖,照片又都掉在了地上。妮露不太明白阿西为什么想说些什么又突然打住了,不过阿西老这样她都习惯了。虽然是阿西的隐私,但她依旧对这些照片充满了八卦:“哇,相亲小能手啊!阿西,真人不露像,你很厉害嘛!”

阿西连一个白眼都懒得给她,“你快帮我把照片捡起来,捣蛋呢你”

“哦~”妮露蹲下身子,不高兴地撇了撇嘴,“我还不是想看看书嘛”

阿西诧异地扫了她一眼,“看书?你?”只要是认识妮露的人都知道妮露这将近三十年的人生里只有浪,没有主动看书学习这种事。

“阿西——我也是正经艺术学院考出来的好吧!”妮露表示她真的要不开心了!

阿西笑了笑,也不继续逗妮露了。

“阿西,你这个亲相的蛮夸张的嘛”看到了一个肥硕男人的照片,妮露取笑道。

“没什么,都是长辈介绍的”

妮露发觉阿西今天的情绪不高,她相亲的事情从未和自己说过,却没想到她现在连一点遮掩的想法也没有。

“阿西,你怎么了?”

妮露虽然大部分情况都表现得有些石乐志,但此刻对她的关心还是让阿西心头一暖。

“妮露,你考虑一下别人怎么样?”阿西觉得自己这话说得像废话一样,可这还是得必须说的。

“怎么,本姑娘爱上别人这么久嫉妒啦?”掏了掏耳朵,妮露对这种说的耳皮子都磨破了的话早就没有什么想法了,她好不容易爱上了一个人自然不会放弃。

“……”听着妮露毫不在乎的口气阿西心里真的是五味杂陈啊五味杂陈,好想暴打这个女人!

“你的病就是因为她造成的。”也不拐弯抹角了,阿西怕再做些铺垫可能活生生被这个欠揍的女人给气死。

“……???”妮露一脸问号。

“你再执迷不悟的话可能你的病越来越严重,最后可能会死掉啊,你想为安德烈去死吗?”阿西不知道该怎么去劝服这个女人,她们永远也不会是医生和患者的关系,妮露也不可能听从她的好言相劝。

“哈哈……阿西你这个说法真的有点可怕啊……”妮露被她严肃的表情吓到了。

“你不会跟我说……比起性命来,一个对你完全没意思的女人更重要吧?”看着妮露捉摸不定的样子,阿西深吸了一口气,努力让自己的火气维持在可控范围内,“那个人”事关禁忌,她不可以将真相告知妮露。她只求妮露可以信她一次。

“可……可我真的没办法不对她上心啊,她一出现,我的心跳起码快上一百倍,这个……我怎么控制?”妮露看着阿西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委屈地摊手。

不过这样子没持续到第三秒,她突地想到了什么,睁大她的双眼,退后一步,双手合起捂住心口:“啊——难道是我爱的太过深沉,才会因为得不到而抑郁成疾?什么,我居然爱她爱到这个地步,想不到想不到,看来她确实是我的真爱了。”

“……”好浮夸……然而没什么逻辑错误,正常人确实会想到这个。阿西看着妮露饱含泪水、一副被自己感动到了的样子,无言以对。

“所以呢?”好半天,戏精·妮露小姐才结束她的表演。阿西刚想张口,就听妮露问道。“你到底要说什么啊?”妮露终于有些正经了,但她看起来一点也不相信自己说的话。

阿西默默地叹了一口气,果然刚刚妮露的所有表现都在演戏。

“你得离开她。”

妮露摇了摇头,说道:“你别劝我放弃她了,她只可能是我的解药,想到她的每一秒我都是开心的,这破病管她什么事?等我病好了我一定会再去见她的!再难我也要得到她!”

“我说的是真的,你真的……”

“你别管我了,烦不烦,这是我自己的事!”可能这个话题也是妮露的逆鳞,听多了也让她窝火,她冲着阿西喊了出来。妮露眼神中的不耐挑动了阿西的某根神经,让她一下子语塞了。

阿西的心里头闷闷的,像是被人一拳打在心口。去你大爷的!好啊,不管了,我管你死不死!

“妮露,我以后再跟你说这种事我就是白痴!”她仰起头,试图将自己刚刚一瞬间委屈而产生的泪水憋回去,但是好像没什么用,幸亏妮露也在生闷气没看自己,转身走出门外,没有回头地说道:“你自己好自为之吧!”

 

 

 

那次吵架后妮露就再也没见到阿西了。

阿西出去的时候妮露纠结过要不要追上去道歉。阿西这还是第一次向她发那么大的火,她有点被吓到了。她也知道阿西是为了她好,想让她不要再对安德烈执迷不悟了,自己对她发火全是自己对着阿西的任性。可这理由找得也太烂了,而且为什么她不能支持自己呢?她明明知道自己对安德烈的感觉的,自己从未有过这样的渴求得到一个人……她为什么不站在自己这一边呢?!这样想着,再加上这是阿西的家,阿西不会不回来的,她也打消了去追阿西的念头,安心等在家里,打算阿西回家后再和她和好。

可为什么呢?等到晚上,阿西还是没有回来。手机里只有一条阿西让她自己解决晚饭的消息,电话拨过去也是拒接,她一晚上都没能睡好。第二天早上,一个陌生人领着一袋早餐打开了门,一股子茉莉花香的信息素气味。那个人说,她是阿西的学妹兼同事,这次阿西去医院请假时她自告奋勇地来她家义务帮忙。

请假?妮露还没反应过来,阿西请假了为什么不在家呢?“抱歉,能问一下,她请的是什么假?”在陌生人面前,她还得保持影后的涵养。

那个小姑娘有些羞涩,紧张了好久才告诉她阿西和院长申请了什么,短期内都不能回来,作为事假处理。再详细的她也不知道了。

一颗心这才放了下来,她还以为阿西出了什么事情了呢。

“那就麻烦你啦~”一放下心,外加最近实在是闲的发慌妮露喜欢勾搭的本性就暴露了出来,眼前的这个小妹妹相貌也是上等水平的,虽然同是Omega,但没事儿调戏调戏也不错啊。凑到小妹妹面前仔细打量,怎么觉得有点眼熟呢:“阿西她学妹,你叫什么名字啊~”

萧柳儿怯生生地看着这位学姐口中“人很蠢萌”的影后小姐,怎么看怎么都觉得有种说不出来的猥琐,不禁退后半步:“我……我叫萧柳儿”那种目光……呜呜呜,学姐一定是在骗她,她感觉这位影后小姐好危险啊。

嗯,确实不认识,妮露暗自笑了笑自己,“那我们就好好相处吧”

 

 

“啊——好无聊”躺在阿西的床上,原本两人睡正好的床此刻倒是显得有些空荡荡了,妮露在十分钟前刚拨了阿西的电话,第三十九次地被挂断了。

快一个月了,阿西就是不接她的电话。上次真有那么生气吗?至于现在还不接她的电话嘛!原本以为阿西是去做像电影里的那种绝密行动了,不方便和外界联系。可她昨天发现了!她和柳儿小妹妹一直保!持!通!讯!她就说为什么人家小妹妹那么懂自己的口味,给自己带的全是自己喜欢吃的。

她和这个柳儿小妹妹处的挺好的。小妹妹长相也是自己欣赏的那一类型的。美中不足的是,这小妹妹太安静了,不和她搭话她都能一天不说话,一点也不像那个闷骚!讨厌鬼!小气鬼!不理她,太讨厌了!

“阿西……”嘴里不禁念叨起了好友的名字,妮露觉得自己像是只猫,然而被自己的铲屎官无情抛弃了。

啊啊啊,只有在床上不断翻滚才能让自己的心情稍稍好过一点。

这些日子她发病好像越来越少了,也许再过不久就能重新复出了。想到这里她就觉得等到阿西回来她可以好好向阿西炫耀一下自己克服这毛病了,顺便……就顺便道个歉吧。

她好想念阿西的饭菜啊,好没劲啊!

 

 

 

 

拾壹

“阿——阿嚏!”妮露无精打采地躺在老人椅上,享受着阳光的沐浴。最近天气转凉,她老是在半夜被冻醒,她穿的又少,果不其然没几天就感冒了。

“妮露小姐,你感冒稍微好一些了吗?”萧柳儿一如既往地准时到来。

“嗯……好一点了”一开口,浓浓的鼻音就暴露了妮露的身体状况,“啊……抱歉,我身体从小就不太好,辛苦你照顾了”

“没关系的,吃点东西吧”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妮露觉得萧柳儿带来的饭菜越来越有阿西的味道了,真是活见鬼了。

“你跟阿西说说呗,她什么时候回来啊”这一生病,妮露更想阿西了。三个多月过去了,怎么还不回来啊,真想把这套房子送给她啊?

“学姐……她也不和我提这件事”萧柳儿支支吾吾的,显然隐瞒了些什么,但妮露也不想多在意。“那你就让她保重身体吧,不过她好像也不需要别人来叮嘱她”妮露赌气地想到,那个小心眼的家伙她才懒得去管她呢。

“学姐知道你生病了,让你睡觉的时候多加一床被子”

妮露翻了个身,心情稍微好一点了呢。

 

 

 

 

拾贰

“那么抱歉了,能和你说的就是那么多了。”

妮露像傻子一样看着安德烈走出家门,什么情况?

安德烈居然向她打听阿西的状况,还说什么应该回来了。什么情况?

论自己的心上人和好友有着不可告人的小秘密怎么办?!

至于安德烈再次拒绝她的告白,她都习惯了,不就是第二十七次的事儿嘛。不过……安德烈刚刚说自己已经有配偶了,还亮出了自己的戒指。什么时候的事情?隐婚?她妮露从小就发誓过绝不会做别人的小三,为什么会这样呢?居然连结婚认证都拿出来了……她该怎么办?

头一次,妮露觉得六神无主。阿西,她该怎么办?

出门想散个心,却发现刚才才想到的人居然就在马路斜对面的菜场和菜贩交谈,虽然只是个背影,但她绝对不会认错,萧柳儿在不远处站着,手上也提着几个塑料袋。

……

阿西什么时候回来的?

为什么不回家?

……

脑子里乱哄哄地想了一堆问题,等回过神来就看见阿西和萧柳儿准备离开了。

“阿西!”她这一嗓子惊得路人们纷纷回头,阿西自然也看了过来,她瘦了许多,眼神对视的那一瞬间,妮露清晰地看见了阿西眼中的躲闪。

来不及想为什么,她朝着阿西跑去。

“嘀————”

“嘟————”

“小心!”她看到阿西向她奔来。

“学姐!”听着萧柳儿撕心裂肺的叫喊声,妮露呆呆地坐倒在地上,原本应在那人手上的蔬菜洒落了一地,而那人静静地躺在地上,任由她人叫唤也没有任何反应。

“阿……阿西?”等到阿西被急救人员带走后,过了许久,她才不可置信地吐出这个名字。

这不会是真的。

僵直地回到家里,妮露靠着大门缓缓地坐到了地上。

这不会是真的。

评论(1)
热度(19)
 
© 不咸/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