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咸  
目前恋光热恋期
百合控兼杂食党,CP随性吃,主攻,ABO,OOC,非常喜欢以前的梗,小学生文笔

【百合】【ABO】失痛症(番外)

emmmm虽然吧,梗已经被用烂了,可我就是喜欢啊~诶嘿嘿~

 

 

一年过去了,萧柳儿成功和帝国的某位牙医先生喜结连理,由于对方是个Alpha,家里人很爽快地同意她悔了学姐的婚。嗯,学姐那里嘛,不太好说。上周学姐醒了,没错,学姐醒了,可是呢,可能是车祸的后遗症,她的脑子有点不正常。

这个不正常有点严重,严重到她居然拒绝了妮露小姐的告白。昨天下午,她们几个在墙角偷窥时亲眼见证了历史性的一刻。

“哈?你谁啊?”阿西掏了掏耳朵,坐在床前不明所以地看着一个捧着玫瑰花、外套下一副暴露模样的妮露。哦对,忘了说了,妮露刚从剧组赶回来,还没赶得及换衣服就赶到了这里。据本人所述,她饰演的角色是一个战时的间谍,平日里以酒吧小姐的形象示人,角色的定位就是性感色气。

“……”妮露呆住了。她可是纠结了好久才确定了自己对阿西的感情,但她可没预料到阿西见到她会是这个反应。

“那个……患者的记忆可能发生了一些故障,需要再留院观察一段时间。”医生当然认识大名鼎鼎的影后小姐了,这一年来来的最勤就是这位影后小姐了,他们也算是熟人了吧,又可以要到妮露小姐的亲笔签名了,这么想着心里就暗自兴奋起来了,就连笑容都明亮了几分。

“医生你在笑什么,一脸猥琐”阿西看着那个女人穿那么少被人盯着就一阵烦躁,可那个女人居然就那样呆呆地看着她,搞得她也不好发火,只能对着那个医生嚷嚷了几句。不过,说实话,这女人真是让人移不开眼呐。

“医生,这个,病人的记忆故障了怎么性格也变了?”妮露缩了缩衣服,不仅是天气的原因,主要她总觉得阿西打量她的目光有点儿直勾勾的,怪流氓的。

“啊,可能这是患者的本来性格”医生被阿西防狼一般的眼神盯得无奈,寒暄了几句就退出了病房。

“你是谁?”阿西已经被允许下床了,她看着这个暴露的女人,“我们认识吗?”好看是好看,不过这么好看的女人怎么就不自爱一点呢,这么冷的天,勾引谁呢?

“我是妮露啊!你的未婚妻!”妮露目光灼灼地盯着阿西,听墙角的人绝倒。厉害,不愧是影后,谎话说的脸不红气不穿的。

“未婚妻?”阿西皱了皱眉,“我未婚妻不是萧柳儿吗?”

妮露有些诧异地挑起了眉,看着阿西的眼神变得玩味,哦~不记得她倒是记得她的未婚妻她可爱的学妹?

“她~早~就~悔~婚~啦~”不知从哪里来的谜之声音说道。

阿西也没多想,感觉自己被悔婚是件特别正常的事?……好像不太对,她觉得自己是有点毛病。

“那你是和我关系不好啊?”也不对啊,向她告白应该关系不错啊。不过都是未婚妻的关系了为什么还要告白呢?

“啊?”妮露好不容易为自己的机智窃喜一次,就被阿西这样问道。

“怎么会呢,我们天天睡一起啊~”

“真的?”狐疑。

“真的!”妮露超肯定地点头。

“那你穿这么少是为了气我吗?”阿西打量着妮露的衣着,她既然是她未婚妻应该知道自己讨厌什么吧?不过好像自己看到她这么穿也没那么讨厌,怎么回事,她们俩关系真那么好么?

“啊?”妮露看了一下衣服穿着,她平日里也这么穿啊,有问题?

“妮露小姐~妮露小姐~过来一下”细微的声音传到耳朵里,妮露才发现门外听墙脚的几个人。

“我先出去一下”

“嗯”

“你们怎么过来了?”

“当然是看热……”闹字被无情地捂住了。

“妮露小姐,学姐这人的审美比较守旧,不太喜欢太暴露的衣服”

“啊?”妮露这下倒是真的吃惊了,她在她面前一直这么穿,阿西以前怎么什么都不说?哦,以前好像说过一次,但后来她没在意也就再没提过了。

“还有,现在学姐失忆了,妮露小姐千万别给她看到你那些绯闻啊”

“嗯?”

“呐……那个,你想嘛,她的审美观都这么守旧了,对私生活比较复杂的人态度也是比较严肃的”

“……”妮露知道柳儿已经很委婉了,但她真的不知道啊,和阿西住了这么久,怎么感觉她什么都不知道?

“就这样……噫——学姐?”柳儿一声惊呼吓了在场所有人一跳。

“柳儿,你悔婚了还过来干什么?”已经换好常服的阿西不太理解。妮露看着头发已经披到腰处、不带眼镜双手插着裤腰带的阿西竟然觉得还有点英气?以前觉得长得毫无亮点的人现在居然越看越好看,果然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吗……

“那个……”面对失忆了的阿西,柳儿有些发憷。

“小西”柳儿刚想说话便被一个陌生的男人打断了。

是妮露几人都没见过的男人。

“大伯?”阿西瞥了瞥头,很快就在脑海里找出了相应的记忆。

“你既然醒了,就回去继承你父亲的位置吧”

“父亲他还好吗?”

“如果你愿意回去,他肯定会很好。”

“那我可以带我的未婚妻回去吗?”阿西指了指妮露。

被阿西称为大伯的男人看了眼妮露,接着有些意外地向安德烈行礼道:“安德烈家主怎么也亲临探望小西?这真是小西的荣幸。”

“没事,我与淮医生是故交,她苏醒多时自当来探望。”安德烈扯着瞎话,她怎么好意思说是和哈迪斯来看八卦的呢。

“多谢了”男人转头看向妮露,“这不是我们联盟的影后吗,我怎么记得小西和你从来没订过婚约啊?”

“影后?”阿西终于知道了自己未婚妻的职业,还好是演员,她就想呢,她怎么会喜欢上一个小姐。

“……”没想到谎言这么快就被揭穿了,妮露有些不知所措地看着阿西。

阿西对妮露撒谎根本不意外,毕竟刚刚就已经漏洞百出了,只是……“大伯,她是不是我未婚妻我说了算,想必当时太过匆忙,没有通知家里”

她一个用力,便将妮露搂在了怀里。

“小西啊,你明明知道,家里是不让娶什么样的人的……”这句话一出,妮露心里一惊。安德烈听着哈迪斯的耳语倒是有几分的了然。淮家么……

“阿西……”妮露心急,却在下一刻被阿西握住了手心。

“我知道,所以你们不让我带着我未婚妻回去,那我就不回去了呗,就这么简单。”

“小西你?!”男人有些气急了,“你怎么会是这样的德行!”

“大伯,别忘了,我可是被除籍的人,你们当时的许诺我还记得呢”

“你……!”

“多说无益,大伯,我要休息去了,恕不送客”紧紧握住妮露的手,看着她刚刚惊慌失措的脸,自己居然心疼了,看来,是很重要的女人。

“糊涂!”男人气冲冲地走了。

“阿西……”妮露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阿西握着她的手却是那么温暖。

“走吧,我们回家。”阿西将家字说出口的那一刹那愣了愣神。

“可你得留院观察啊”一旁毫无存在感的医生开口道。

“……”阿西警告性地瞪了医生一眼,拉着妮露就往外走。医生乖乖地闭上嘴,一脸不甘地去处理烂摊子。

“这样好么?”

车库,看着阿西一脸习惯地从她口袋里掏出车钥匙,妮露有时候真怀疑这家伙是真失忆还是假失忆。

“你说呢?”上了自家未婚妻的车,阿西觉得自己的心情莫名愉悦,心情好到突然萌生出了一个会令人心情更好的想法。

妮露没有继续问下去,为了赶到医院彻夜没有休息,坐在副驾驶上,闭上眼没几分钟就睡着了。

看着睡着的妮露,阿西不得不感叹,这女人怎么能这么好看呢?

来到一栋建筑物前,将妮露喊醒。

“嗯……嗯?”睡眼朦胧,妮露看了看周围,根本不是阿西的家呀,难不成阿西自己家这部分也忘记了?

“我们现在就结婚好了”阿西打开车门,示意妮露下车。

“嗯?!”这还没睡醒呢,阿西的话就让妮露全身一震,瞌睡虫全跑了。

“你不愿意?”阿西理了理身上的衣服,好像不太正式,该怎么办呢?

“不,我们现在就去结婚吧”不愿意才怪,夜长梦多,电视剧上都那么演的,看到阿西那个大伯就知道了,早点结婚减少麻烦。

“痛快”阿西愉悦地看着一脸果决的妮露,真心地称赞道。

领证三分钟就搞定了,婚礼两人商议再说。

“不过这样真的好么,你还没有怎么了解我呢”妮露躺在那张久违的大床上,心满意足地抱着阿西。

“……不要紧,你喜欢我而我似乎也喜欢你,那就够了……”

妮露心中柔软被狠狠击中了,一时间竟说不出什么话,“阿西……”刚想说些什么,瞥眼看见阿西正在看什么。

“阿西,你在看什么啊?”

“我大伯给我发的资料,关于你的”

“嗯?”妮露的好奇心一下子被激了起来,凑过身一看,冷汗滑落“……阿西,这些东西你就问我呗,我的三围也会告诉你的哦”

“哈……不感兴趣”这种目测都能测出来的事她才不需要呢,阿西继续滑动着光脑屏幕,看着关于妮露的一条条消息,面无表情。

“呜……”妮露感觉自己受到了打击,然而看着阿西有些冷凝的侧脸,还是乖乖坦白比较靠谱,“这都是没和你在一起之前的事啦,不作数的”

“那你是什么时候和我在一起的?”关掉光脑,阿西翻了个身,与妮露面对面对视道。

绯闻也就罢了,毕竟是那个圈子的,心里不痛快但还是可以接受的。高调求爱?安德烈?就是病房门口的那家伙?她记得自己是昏迷了一年吧,这家伙一年前还求爱,怎么回事?

阿西的心里像是被堵住了一般,还伴着丝丝的绞痛感。

“……”妮露张了张口,有些沮丧地说道,“刚才……”

阿西的嘴角抽了抽,“你啊……”亏她之前说的那么信誓旦旦,她就想问一句,这么牛,上天吗朋友???

再次翻了个身,她得好好理一理情况。嗯,她好像也可以接受?自己别真是有病吧!

“阿西……”

“你等等……”

“……”妮露还是揽住了阿西的腰,将脸靠在阿西的背上,委屈地说道,“我不管,反正我们已经结婚了……我怎么知道你以前喜欢我啊,我之前也确实喜欢别人,可我之前想明白了呀,你是我最重要的人,我喜欢的还是你……呜……不准不理我……”

听着妮露喋喋不休的诉说着,阿西脑海中划过一些画面,可又转瞬即逝,她和妮露的,妮露和别人的……

阿西坐起身看着她,妮露不知道她要干什么。

“阿西……”她是不是不想要她了……想到这里,妮露的眼圈有些红了,当初阿西躺在病床上生死未卜的无助感再次席卷全身。

阿西叹了口气,“怎么就哭了……傻瓜,闭上眼”

“怎么……唔”刚一闭眼,妮露就感受到一个吻落在了她的额头上,她的爱人带着无奈的笑意安抚着她“我怎么可能不要你”

阿西倾身压下,再次落下的吻准确无误地落在了妮露的唇上。

妮露抱住阿西,两人张口之间她的舌再次不甘落寞地与阿西的交缠在了一起,她不敢看着阿西的眼睛,她觉得阿西眼中的自己是那么地脆弱、不堪一击。

“……嗯……阿西……再来一次……啧……嗯……阿西……嗯……”

等到两人唇舌再次分开时,那条连接两人的银丝分外淫靡。两人对视了一眼,不好意思地各自将头撇到一边。妮露觉得自己湿得厉害,可能是太久未经情事了,Omega的身体开始散发出诱人的芳香。

阿西是感受不到这些的,她也有些动情,但最重要的心意她还没有传达给妮露。

“算了,”她兀自开口道,“我不在乎以前的事,”刚刚脑子里闪过的东西虽然看不真切,但她对妮露之前的所作所为突然释然了,她爱她,那么她愿意接受她的过去,“你现在和我结婚了,你就是我的人了,现在、未来,我希望我们的生命中永远都只有彼此的存在。”

妮露没有说话,她愿意用最深情的吻作为了回应——

“我好开心。抱我,阿西”

“嗯”

【此处省略三千字,不开车的老司机就是我,大家自行YY,文明你我她】


不恢复记忆又有什么呢,当一场情事结束,妮露沉沉睡去、阿西抱着她洗完处理完一床的泥泞时,阿西这么想到。自始至终,妮露在她的身边就够了。

妮露。

看着全身上下都是她吻痕的人儿,只轻声念着这个名字,她的心中都是那么欢喜。

她是属于她的。

 帮妮露压好被子,吻了吻她的额头,自己也躺到了床上,妮露自然地感应到了热度蹭了过来。

捏了捏妮露的脸,被妮露闭着眼噘嘴拍掉了。

啊~好可爱啊~真是三生有幸啊。

想必,那时候她在车祸之前对萧柳儿说的就是这个意思吧。

“柳儿,无论成功与否,我还是想去试试,我信自己一次”哪怕让心再痛一次,也好过心死一辈子。

好在,妮露让她的心重新跳动了起来。 

 

阿西心满意足地抱住妮露,又亲了亲,这才进入梦乡。

当然,在此之前,有一句话阿西终于说出了口,不要奇怪,她也是很害羞的嘛……

“晚安,老婆大人~”


评论(2)
热度(32)
 
© 不咸/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