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咸

百合控兼杂食党,CP随性吃,不会坑文但龟速更新,基本主攻,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不喜勿扰,还有就是,日常小记什么的随时会删www

【千绫】顺理成章

池田千岁×杉浦绫乃

这是一篇过气的摇曳百合同人emmmmm,感觉lofter上很少有人看摇曳百合啊,暴露年龄了么……吃这对的人也辣么少,明明这么有爱……突然就想写了,思维跳跃写得乱七八糟的,看得懂就好了,还有不定期番外~大爱流水账体,提前祝各位新春快乐,今年的最后一篇文,祝愿各位大佬放下各种不开心的人和事,新的一年越过越开心~
                                                          以上   










千岁再一次路过媒体教室。

粗略地算了算,这已经是第五次了吧。

春天到了,寒意却还未完全消去,只穿着一件女士西装在空调坏掉的屋子里还是非常冷的。千岁手臂上搁着一件带绒的外套,看着教室里站在讲台上侃侃而谈的杉浦绫乃,担心她是否受冷。

等到会议结束时,已经是三十分钟过去了。

“千岁,你怎么在这里站着?不是说让你先回去了吗?”

绫乃见到她有些诧异,不过看到她手上的外套还是很高兴地笑了起来。

她接过外套,“还是千岁对我最好了,谢谢你,千岁”

千岁摇摇头,“只要你不生病就好了”

大学二年级,距池田千岁与杉浦绫乃成为朋友已经很久了。

“千岁,马上就要到岁纳京子的生日了,你说我该准备什么礼物好呢?”

晚自习的教室里,绫乃托着腮,看着眼前已经完成的作业,一脸纠结地向自己的挚友问道。

“嗯~可以的话,你可以送她一套绘画工具,你想,上次你和她见面时她不是抱怨了吗?”

绫乃喜欢千岁可以在任何时候都为她出谋划策,她总不会令她失望,自然这次也不例外。

“明天我和千鹤出去吃饭,你别忘了去食堂吃饭。”

走在回寝室的路上,千岁叮嘱了一句。

如今的绫乃可是学生会长、学校里的大忙人,一不小心错过了吃饭时间那是常有的事情。

“知道了知道了,”打开寝室的房门,绫乃把包挂在了她的椅背上,在浴室里,她和千岁说道,“我正好也有个聚会,明天千岁你就好好地和千鹤聚一聚吧”

千岁躺在床上,摘掉了眼镜,眼前的东西模模糊糊的,什么也看不真切。她有些失望,却又有些释然。明天,三月十号,是她的生日。

造化弄人,杉浦绫乃没有与岁纳京子考上同一所大学,她和妹妹也分别上了不同的学校。说来也巧,她和绫乃倒是被分到了同一所学校同一间宿舍。

所以说,这是造化弄人。从初中一直喜欢岁纳京子直到现在的绫乃,如同牢笼一般,将一直喜欢着绫乃的自己囚禁在原地、动弹不得。

人总是会随着时间成长的,就像千鹤已经不再粘着自己且有了个漂亮的女朋友,就像自己不会再脑补绫乃和岁纳京子恩恩爱爱的画面,就像……自己已经做不到自欺欺人了一般。

她喜欢杉浦绫乃,不是作为朋友,而是那种动情的喜欢。

池田千岁的这个秘密已经伪装很久了,她已经很累了。

“喂,是灯里吗,明天和我出来喝个酒怎么样?”

她拨通了好友的电话。

赤座灯里,原本就善解人意温柔的她,是自己近年来交心反而最多的人。

原因嘛,大概是因为……她和自己的处境相同的人吧?

心上人的心里都有着一个比不上的别人。这算什么?老天爷的恶作剧吗。

“请不要教坏我家灯里,失礼了。”

电话被一下子挂掉了,千岁好半天才回过神来。

啊啊啊,这个声音,吉川千夏!

她是该为好友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高兴呢,还是该为自己连最后的盟友都失去了而感到悲伤呢?

“……岁”

“千岁!”

绫乃的叫声把她拉回到现实,她从床上跳了起来,拿着换洗衣物就冲到了冒着热气的浴室,“我去洗澡了~”

一个人在酒吧喝着酒,说什么和千鹤在一起都是骗人的。

早上和千鹤通过电话庆祝了彼此的生日后便筹划着晚上喝些什么,真是有够凄凉啊。

想当初初中那会儿还不敢沾酒,现在早就习惯了酒精的感觉。

灯里和千夏在一起了,京子和结衣只要是个明眼人都能看出来中间那种腻歪的气氛,绫乃却还在傻傻地努力着。

后辈向日葵和樱子这两个人也早就在一起了。啊,都是一对一对的了。

借酒消愁愁更愁,也不知道喝多少杯了,突然不是很想在今天见到绫乃,发了条短信,告诉绫乃今天不回寝室了。

“池田,你今天喝得倒是挺多的,等会儿不要紧吗?”

调酒师也是认识她的,有些担心地问。

“不要紧,等会儿我到学校隔壁的宾馆去休息。”

千岁挥了挥手,脑袋还有些晕,但还算没有太醉。

兴许是喝了不少酒的原因,深夜走出酒吧后,倒也不是很冷。

在夜晚的小路上行走着,身体的热度渐渐降了下来,酒意也消了不少。

看着很久没见过的夜景,很是惬意。

那天晚上绫乃很简短地回了一条消息后就没有什么动静了,不过在某社交网络平台上,倒是可以看出她和同为学生会的同学玩的挺开心的。

真好啊,绫乃虽然有些怕生,但总能交到不少朋友,不像自己,除了绫乃其他什么朋友也没有。

早上回到寝室空无一人,知道绫乃又去忙其他事情了,但心情不可避免得有些低落。

年纪大了后,那些跟踪偷窥的举动已经不能再做了,千岁这样告诫自己。

“前辈,我喜欢你”

田村在教学楼的后面扭捏着说道。

千岁第一次被人告白,脑中却第一时间脑补成了绫乃此情此景对自己说了这句话。

“我也……啊,抱歉,我有喜欢的人了”

脑补过于逼真,差点干了件坏事。

但为了自己以及对这个可爱的后辈负责,千岁还是选择了拒绝。

“谢谢你的喜欢,我很感动”

她深深地鞠了一躬。

“那……前辈并没有和谁交往对吧,可以和我出来玩吗?”

千岁诧异地抬起头,后辈的脸上没有一丝阴霾,反而愉快地向她发起了约会邀请。

“……可以啊”也许自己也是想要摆脱的吧,千岁欣然接受。

绫乃看着手表,指针已经指到了晚上八点,千岁还没有回来。

最近的千岁看上去很是神采奕奕,可却不告诉自己发生了什么。

百忙过后的清闲中,一个人呆在寝室里,绫乃觉得有点小寂寞。

“啊,对了,前几天不是前辈的生日吗,我没有找到前辈,就没有把礼物给你,我做了巧克力,前辈,祝你又大了一岁~”

绫乃发誓自己不是故意要偷听的,但看着不认识的女生挽着千岁的手,还把她拉到了有名的情侣餐厅,她还是在意到无法自控地跟了上去。

千岁似乎也玩得很开心,至少在自己面前兴奋得眉飞色舞的样子是很久没有出现过了,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两年前?还是三年前?

绫乃突然觉得千岁离自己好遥远,为什么在自己面前总是那么闷闷不乐呢?

然后就听见了那个不知姓名的女孩的那句话。

对啊,千岁的生日就在三月十号,可自己什么也没有为她准备。

心里头如同哽住了一般,然后就听到千岁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

“谢谢,难为你还记得我的生日”

“当然了,前辈是我喜欢的人不是吗?”

绫乃不知道自己是怎么逃走的,巨大的内疚感快要使她窒息。

那天她中午想起来是千岁的生日,本想着聚餐回来后和千岁当面说句生日快乐的,可千岁却告诉她不回来了,她生了闷气,有些生气她的生日不找自己庆祝,可现在想来,自己不闻不问果然伤了千岁的心吧,作为朋友,自己太失格了。

“啊?那天姐姐没有和我在一起啊”

京子的生日宴上,千鹤一脸不解地回答道。

“……”绫乃握着酒杯,不知道说些什么,那天千岁究竟在哪里,又是怎么度过她的生日的?

随后,在生日宴的尾声部分,岁纳京子宣布了和船见结衣在一起的事实。

她有些恍惚,想找千岁,却又想起千岁这次并没有到京子家里参加这次生日会,向京子她们道喜的声音格外僵硬。

不远处的千鹤看着面色煞白的杉浦绫乃,叹了口气,拨通了电话。

接到电话时,千岁还在床上,虽然说是低烧,但想来还是最近的心情所导致的。

和田村一起的时间很开心,但她依旧放不下绫乃。理清了自己的心情,和田村说开后,田村再怎么开朗也果然还是伤心了。

后辈擦完眼泪后却还为自己鼓劲样子在自己的脑海里挥之不去,差劲啊,池田千岁。

怀着这样的心情,不生病对自己这样病弱的体质来说才是不正常吧。

本想好好地躺一天,可接到千鹤的电话后千岁还是坐着公交车赶了过去。

幸好,在千鹤的指引下找到了醉熏熏的绫乃。

绫乃可能是很久没有喝过酒了,在自己把她带到宾馆后,在厕所里吐得厉害。

“加油,老姐!”听说自己带着绫乃开房后,千鹤久违地妄想了她和绫乃,流口水的样子把她的女朋友看得笑了半天。

“……”

这种时候,自己怎么办才好啊!

岁纳京子也是的,瞒了这么多年,怎么说出柜就出柜了!

绫乃喝了那么多酒,一定很伤心吧。

头晕乎乎的,身体每个细胞都在叫嚣着休息,可再怎么样也没绫乃的事情重要。

洗好澡的绫乃看上去清醒了不少,抱着自己就开始哭了起来,像小兽受伤一般的呜咽声听着就让人心疼。

千岁紧紧地回抱住了绫乃,让她感受到自己的存在。

一夜过去,什么事也没有发生。

绫乃早上醒过来时看见千岁睡在自己身边,还以为是在做梦。

过了十秒,脑海里的记忆全部涌了上来。

杉浦绫乃的失恋期就此开始了。

很多时候,即使是早有预料,现实也会让人痛不欲生。

习惯是个很恶心的东西,你会因为习惯而一次次地在以为忘记时想起那个人,又会因为习惯而继续关注她。

池田千岁本来可以有机会挣扎出名为习惯的牢笼,但她选择了放弃,她还是继续爱着绫乃,哪怕作为一个朋友。

杉浦绫乃呢,她却仍被习惯所绑架,继续关注着京子的生活,看着她和船见结衣恩恩爱爱。

坚持了将近八年的感情怎么能说放就放,连在梦里都是她和京子相处的一点一滴,梦醒后,重新行尸走肉的生活。

人人都说杉浦会长变了,变得不再爱笑,变得有些生人勿近。

“绫乃”

千岁抱着自己专业的课本,看着半死不活躺在床上的绫乃,她最近也在准备一些考试,这次趁着绫乃失恋,她决定鼓起勇气试一试:“我喜欢你,你愿意和我在一起试一试吗?”

床上的绫乃一点反应也没有,怕是睡着了。

千岁摇摇头,还是找下次机会再说吧。

听着千岁再次走出房间,绫乃睁开了眼睛,千岁的话语如同一颗石子激得她的心底荡起层层涟漪,千岁喜欢她?

她看着漆黑一片的房间,有些摇摆不定。

她知道想要走出如今这个状态必须要忘记京子,与千岁交往无疑是再好不过的选择,可千岁是她最好的朋友啊,她怎么能这样换着法子去伤害她呢?”

把脑袋埋进被窝,她真的是不知所措。

“绫乃,请和我交往!”

第二天的下午,千岁拉着绫乃的手来到操场的一处角落,再次说道。

绫乃躲了千岁一上午,被她拽着的时候心慌极了。

她支支吾吾地不敢看千岁。

她知道,如果答应了千岁,就好比潘多拉的盒子被打开,到时候她自己都不知道她会怎么伤害千岁。

“没关系的”

千岁就像是看透了她的心里所想一般,强硬地把她压在网状的围墙上,两个人的距离近得十分危险,“绫乃的一起我都会包容的,我会让绫乃忘记所有不开心的事”

这句话就像魔咒一般,低沉而又有力,看着千岁倒映着自己身影的双眼,她不自禁地点了点头。

潘多拉的盒子到头来还是被打开了。

“京子……为什……么”

听着枕边人的梦呓,千岁将绫乃的眼泪抹去后将她揽到了怀里,她相信她会成为绫乃的唯一的。

朋友做久了的弊端在交往后一显无遗。两个人都太了解对方的习性,导致平时相处的时候都有些尴尬。

“送花吗,不行……绫乃花粉过敏,这条pass……惊喜吗?……啊,好难决定呀……”

绫乃开完会回到寝室时听到好友……不对,现在是自己恋人的千岁的自言自语,忍俊不禁地笑了出来,“都被我听到啦。”

千岁转过头,看着绫乃的笑容有些发痴道,“果然绫乃还是笑起来最好看了”

从友人转换为恋人,千岁这样的称赞让绫乃不好意思得红了脸,“说什么呢”她轻声嗔怒道。

“千岁,下课等我”

“千岁,这个好看吧我觉得很适……诶,我戴着也好看?不是要你送给我啊……啊……谢谢”

“千岁,走吧,电影要迟到了”

杉浦绫乃有天突然发现,自己最近总是想着池田千岁,有好多事情和她一起去做,这……就是恋人吗?

她似乎不讨厌和千岁恋人相处的模式。

日子一天天地照常过,学生会的成员们小心翼翼地观察着会长的表情。似乎……心情稍稍变好了一些?

成为恋人有一段时日了。

绫乃拿着千岁的手机,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作为恋人,帮忙接电话是理所应当的。但上面的来电显示让她对这通电话充满了抗拒。

岁纳京子。

京子。

这些日子里伪装的不再在意通通被这个电话打破。

千岁在浴室里洗着澡,还哼着小曲,大概一时半会是出不来的,好在,在她纠结的时候电话就被挂断了。

没隔三秒,千鹤的电话立马又打进来了。对于千岁的妹妹,绫乃舒了一口气,还是接了起来。

“姐姐你脑子是不是真的坏了?”刚一接通,电话那头就响起了千鹤暴怒的声音。

“千鹤同学?”绫乃一头雾水,但还是尽快地表明了身份。

“……”电话那头像是被挂断了一般,沉默了许久,千鹤才重新开口道,“绫乃同学现在……和我姐姐交往了吗?”

“是的”不知何时千岁洗好澡出来,轻轻地从绫乃手里接过了电话。她的面容严肃,一点也不像平日里的随和天然。

“那好吧,姐姐既然这样决定了,那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绫乃听完这句话,就发现千岁把手机重新搁到了桌子上。

千岁耸耸肩,“是她把电话挂掉了”

那天,绫乃并没有问出千岁到底隐藏了什么。

恋人,同处一室。

池田千岁和杉浦绫乃在某天夜里,终于将该发生的都发生了。

绫乃看着在她身上微微喘息的千岁,突然有些想笑,她们怎么突然就进展到了这一步了呢?

千岁自然是看到了绫乃的笑容,不过她倒是无暇顾及。她努力回想着电脑上的教程,手上的动作也从生疏慢慢变得娴熟了起来。

长夜漫漫,绫乃玩味的笑意早就消失不见,泪眼朦胧地看着同样大汗淋漓的千岁,脑袋也昏昏沉沉的,刚刚的感受实在太过强烈,她呜咽着迎来高潮,颤抖着将近抽搐后便沉沉睡去。

搭理好一切,千岁拥着绫乃感受着肌肤相亲的美好触感。

“……岁”

熟悉的梦呓声让千岁顿时睡意全无,绫乃第一次,在梦里除了岁纳京子,还叫了她的名字。

接下来两个人的生活就很和谐了,准确的说,是有些沉迷其中了。

学业倒是没有怎么影响,直到田村来她们寝室找她时,千岁才想起来自己之前被她约过要见一面。

“……”绫乃不知道这个之前和千岁一起出去玩的女孩找千岁干什么,但当她看着千岁立马就和她出去时微妙地产生了一种危机感。

千岁要被抢走了?她讨厌自己突如其来的占有欲,这样不就像自己……很在乎千岁似的。

难道肉体上的接触会增进感情?

她不明白。

千岁回来时带着买好的甜食。

田村这次来找她是为了出国交流的事情,没想到她居然特意为了这事来找自己,老实说,她是非常感动的。

回到房间,千岁意外地发现绫乃有些不开心了,这是吃醋吗?

“才没有呢!”

看着绫乃红着脸否认的样子,千岁这才发觉自己把心里想的说了出来。

“那可不行,作为我的恋人,你必须管好我啊”千岁握住绫乃的双手,专注着看着绫乃,“我的眼睛里必须只是你一个人才行”随即吻了上去。

“唔——”绫乃的耳根子都红了,什么时候千岁这家伙这么会说情话了。

心里那一股子不安也随着千岁的话语烟消云散,她不得不承认,成为恋人后,她对千岁是越来越在乎了。

重新开始,看来只是时间问题。

两个人亲吻着,又回到了床上。

良夜苦短路漫漫。

某日,学生会的成员发现自家会长老是揉着腰,工作效率比以前翻了个倍不说,还盯着手机傻兮兮地笑着。

看来……春天真的到了。

热度(4)

© 不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