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咸

百合控兼杂食党,CP随性吃,不会坑文但龟速更新,基本主攻,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不喜勿扰,还有就是,日常小记什么的随时会删www

【千绫】轻哼

池田千岁×杉浦绫乃

很重要的话→_→请大家配合【最后一首情歌】这首歌食用。

I love you so I love you baby

don’t say you don’t know

最后一首情歌

千岁最近非常喜欢听这首歌。

特别是这两句,她总喜欢跟着轻轻地哼。


人在异国,那些藏在心底的情绪很容易就被某些情景拉扯出来。

她跟着自己的白人导师来到中国的某处小镇,进行着名为调研实为游玩的旅游。

这里的酒吧明亮而安逸,与其说是酒吧,反倒不如用酒馆形容来得合适。

正值旅游淡季,人很少,在她左前方的女孩随意地靠在木质的长椅上,蓝色的牛仔裤,怀里抱着原木色的吉他,边弹边唱着。

她闭着眼,脸上没有多少笑容却显得格外专注,手上弹奏吉他的动作没有丝毫得生疏,不厌其烦地一遍一遍地唱着这同一首歌。

千岁的中文不太好,却努力地将这首歌学着唱了下来。

她很想绫乃。

研究的课题早就结束了,她的导师和她所说的朋友也不知消失到了哪里,她终日无所事事,逛遍了这个小镇,最后也就在这家酒馆落座了。

“你为什么总是只唱这首歌呢?”

那一天,她按捺不住心里的疑惑,用英语问道。

那个女孩正准备背着吉他离开,没想到她会突然开口,困惑地等她重复了一遍问题,才了然地笑了笑,“只不过我喜欢罢了。”


那份笑容里带着几分寂寞,几分伤感,千岁对那副表情多么熟悉。

那天回到住处,她找到这首歌的歌词,夜里久违地梦到了绫乃。

留学三年,还有一年半就要回去了,她过得怎么样了?

千岁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她害怕知道。

她们之间靠着邮件联系已经是很久很久之前的事情了。

千岁渐渐地不再给绫乃写信,而绫乃也从未主动地联系过,哪怕一次。

这充分验证了千岁的猜想,绫乃没那么想她,作为朋友,回信的礼仪她已做到仁至义尽。

哈,多么正常,多么可悲。

很多时候,她写好了信,却又赌气似地选择了保存草稿。

那一句句我想你,每次敲打出来时就像一根刺扎进自己的心里。

渐渐地,绫乃也很少出现在了自己梦中。

可想她的那几个夜晚,每次梦醒,都是一场兵荒马乱。

绫乃知道吗?

她喜欢她。

闲着的时候她总会问自己这个问题。

这个问题如同严刑拷问,是与不是都折磨着自己的心。

在英国的那些日子,她总会想着,如果年少不曾相遇,如今的自己会不会不会那么痛苦?

可转念一想,缺少了绫乃的池田千岁,大概也不会成为现在的自己。

回想从初中到大学,她和绫乃总是保持着安全的距离,不远不近,越发遥远。

外面开始下起了小雨,客人陆陆续续地走了进来。

“下雨了呢”

那个弹吉他唱歌的女孩掀开帘子,似乎很享受这种细雨绵绵的天气。

“一下雨这里就会稍微热闹一点呢”

千岁倒是不喜欢雨天,就像歌中所唱,不过天公不作美罢了。

“你也有喜欢的人了吧”

那张还带着些许婴儿肥的脸上露出了熟悉的落寞。

“可我要放弃了”

千岁坐在椅子上,直到女孩离开都没能说出一句话。

绫乃……

她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能够放下。

和导师一同离开时,她特意再去了那一家酒馆,那个女孩没有出现,可有一个人似乎在那里坐上了很久。

“千岁”

导师在机场问她,“想回你的祖国看看吗?”

千岁的思绪停了几秒,笑了笑,“算了,一年之后就能回去了,现在也没什么必要了”

“可我想去你的国家玩玩嘛”导师就是那么强势的人,还没等她再发表什么意见,就改了签。

“……”

“有什么心事,越早解决越好不是吗?”

踏上日本国土的那一刻,导师这么说道。

“……”

她摇了摇头。

有些心事,注定死在心中。

I love you so I love you baby

Don't say you can't see

so easy for you

有些事情注定没有结果。

热度(2)

© 不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