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咸

百合控兼杂食党,CP随性吃,不会坑文但龟速更新,基本主攻,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不喜勿扰,还有就是,日常小记什么的随时会删www

【ABO】【百合】咫尺天涯

上承一步之遥,今天凌晨就写好了,忙得差点忘发了,抱歉啦哈哈

[据最新的数据统计,白氏集团因这次疑似丑闻事件股票跌了三个百分点之多,支持白澜继续担任集团CEO的投票也少了四成]

电视里每个频道都是这条新闻,漆月干脆把电视关了。

得亏她身旁的这尊大佛能坐得住,还能面不改色地看着这条新闻。

“有什么好关的,我还想看看其他人是什么反应呢”白澜翘着二郎腿,磕着瓜子,漫不经心地说着。

“白总……”扶额,漆月觉得自己有点无力。

 

两个星期过去了,一切都变了。白曲儿以迅雷之势来到了白氏集团权力的中心。

可能是自己还不太了解她,当她以白氏代理总裁的身份来到她的身边时,她不知所措。

“阿月,”漆月没想到再见时曲儿就如同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只是微笑着看着她,“好久不见”

那日咖啡厅里,白曲儿捧在手里的杯子还冒着热气,她穿着以往的的打扮,就好像以往多次的约会一般。

叫了两份甜点后,漆月也不知说些什么,可白曲儿似乎就等着她的提问就那样带着温柔的表情看着她。

“为什么呢?”她沉默了许久,终于将这句话问了出口。

为什么,突然要和白澜作对?

为什么,要拥有白氏这份偌大的权力?

又是为什么,要一声不响地离开?

“为什么……”

曲儿喝着咖啡,笑着、却对她的问题避而不谈。

她甚至避开了与自己相交的视线。

“你回答我呀!”太久的不满都在此刻迸发——她的音量与语气让周围的人吸引了周围人所有的目光。

可曲儿撇开的视线、那份不为所动的沉默让自己觉得那样嘲讽,那样的不可理喻。

“你知道我有多担心你吗……”漆月的掌心上已经被自己掐出了印子,愤怒与失望在心里交织,“你为什么……什么都不和我说呢?”

“……”

“……”

那天,曲儿没有回答她的任何问题,她也没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中途便离开了。

那天,她把自己约出来,究竟,想和自己说什么呢?

直到现在,漆月都在纠结这个问题。

“唉……”长叹一口气,漆月深深将脸埋进了手心里。

感情这个事怎么就这么难呢?

 

白澜撇了身边这个时常叹气的人一眼,挑了挑眉,起身进了厨房,倒了一杯牛奶给她。

“喝吧”整天低头丧气,像个什么样子。

怎么,这个人好像有些受宠若惊?

白澜觉得有些好笑。

“谢……谢谢”

漆月有些手足无措地接过杯子,她还沉浸在和曲儿的回忆中,但她真的没想到白澜会为来安慰她。

“应该的,”白澜将瓜子的袋子合上,“倒是漆总,你这么容易被感动让我有些不安啊”

“嗯?”

还没等漆月反应过来,白澜起身来到她的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我是你女朋友的姐姐没错,更是她的敌人,而这场战斗,不是她死即是我亡,”

她看着漆月,这个毫无背景、她以前不屑多看一眼的beta,

“你懂我的意思?”

“……”所以呢?她白澜不是更应该离开这里吗?不怕白曲儿联合自己害她吗?

“……她是知道我在这的”白澜勾了勾嘴角,暗红色的瞳孔显得神采奕奕,似乎想到了什么令人兴奋的事情。

白澜突然转变的话语以及突然高昂的情绪让漆月莫名其妙,而白澜与漆月对着的脸更近了。

“?”

漆月有些不自在地转过头,转头就看见撑在沙发上那与白曲儿一样洁白如玉的手腕。

她觉得自己的脑子不太好使,依旧听不懂这位白大老板在说什么。

“而她没有阻止我在这,你说这是为什么呢?”

白澜如愿以偿看到漆月变了脸色。

还好,不算太笨。

 

看着酩酊大醉的漆月,同样醉得不轻的白澜捏着她的脸蛋儿,兴致勃勃地看着漆月的脸皮一点点变得通红。

 “曲儿从来不会背叛我,”玩腻了这样的幼稚游戏后,白澜吐着酒气倒在沙发上,侧着头一寸一寸地打量着已经熟睡过去的漆月,多么普通的相貌,却令人厌恶——“可你的出现破坏了这一切”

热度(13)

© 不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