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咸  
目前恋光热恋期
百合控兼杂食党,CP随性吃,主攻,ABO,OOC,非常喜欢以前的梗,小学生文笔

【BG】她的眼中

  我有一个恋人,一个令我骄傲无比的恋人。
  她与我相识二十年,青梅竹马说的就是她,哥们说,这是我的福分,那是当然,估计我上辈子上上辈子上上上辈子所有的福分都攒到了这辈子这才遇见了她。
  忘了说,她还长得非常漂亮,男孩子追她可以排成一条长龙,长得漂亮成绩又那么优异,可不是招人稀罕么,嘿嘿,但她就是选择了我。
  没错,我就是在炫耀,嫉妒么,哈哈哈哈,她是我的!
  从小到大,她总是把所有好东西都拿给我,大了些,就给我亲手做一些小物件。只要待在一起心跳就没正常过,哪怕有时候会打打闹闹,但我们感情那是越吵越好~如今的小窝中处处是我们之前旅行过的照片,她还说要做成一本相册以后老了以后一起欣赏呢。我觉得我的生命中已经处处是她的气息了。就连我的爸爸妈妈都已经“钦定”她是我的未来媳妇了。
  我们从幼儿园、小学、初中、高中甚至大学都是一个学校,是不是缘分?!
  高中无意间的亲吻时那响如战鼓的心跳让我们发现了对彼此的感情。那时候,每每看向她,毫无例外,她的眼中也全都是我。白天黑夜,心里想的全是对方,顺理成章,她成为了我的女朋友。
  有人说高中的感情只是玩玩,但我想,我们一定是不同的。感情随着相处越来越深,虽然我还没有向她求婚,但那枚戒指已经订好了,等她的24岁生日到了,就给她惊喜,还有半年,想着日后可以与她一起白头,真的太期待了。
  看着她上课时一丝不苟的神情,我真的难以用言语修饰她的美好,她,就是上天赐予我的珍宝。我爱她,说一万遍,也是难以表达我这份心情的。
  所以当所有人在那场不知是谁的葬礼上悲伤时,看到了流泪不止的她,我内心再多的不甘都化作了另一种情感。我搂住她,直到落日的余晖彻底消失、她的身体沾染上我的气息,直到她渐渐止住泪水回抱住我,我告诉她,我会永远与她同在,她又哭了。奇怪,她明明不是个爱哭的女生。
  
  可能时间久了,人的年纪也大了,脑子也不太好使了,过了好久好久,我才发现,哪怕她对我笑着,她还是痛苦着一些我所不知道的事情。即使在我们爱的小屋里,夜夜与她缠绵,到了白天,她的眼中还是难以磨灭的灰败。
  最近,我在想,她是不想看到我吗?最近我轻了许多,她是不是不太喜欢了?别人面前,她已经好久没有正眼瞧过我了。
  哼,知道我吃醋还和喜欢她的男人说话,处于尊重,我没凑上去,但我生气了!明明以前她不会这样的!她没以前那样爱我了!
  可……为什么呢?我觉得,她还是爱我的呀?
  晚上她还是那么温柔地对我,我说吃醋了她也只是亲吻我,她的爱意从眼眶中溢出,不会作假,她的眼中全是我。但她的爱意裹着不知名的悲伤,问她,她也不回答我,只与我彻夜缠绵。
  算了,只要她爱我,有秘密也无所谓。
  她的身体越来越不好了,脸色苍白,没有了一丝血色。
  为什么呢?
  坐在家里,看着她虚弱的一举一动,我觉得,我忘记了什么。
  
  是啊,我一定是忘记了什么。
  她倒下了,在她24岁生日那天,戒指如愿以偿地由快递伴随着九百九十九玫瑰送到了她的手上,本想自己送给她的,但实在是不好意思嘛!然而,戴上戒指的那一刻,她倒下了,同学们的目光惊恐,我想去抱起她,却发现自己举步维艰,就连话语也难以发出。
  到达了医院,在病床上,她的中指上戴着我送给她的求婚戒指,美丽又刺眼。
  她怎么会昏过去了呢?那绝不是欣喜的激动,她到底生了什么病?她从来不告诉我。
  慌乱的我手足无措,哪怕她倒下也是一直暗恋她的男同学送她到达了医院。
  为什么?
  她的病床前是她的父母以及我的父母,还有不少探望她的朋友,根本没有我站的位置,缩在角落里,我感到丝丝的冷意。为什么呢?我的脑子里似乎有什么在复苏。
  黄昏过后,所有人都走了,我有机会坐在她的床边,看着她安稳的睡颜。可惜没多久,她就醒了,虚弱得睁开眼,苍白着唇,她对我笑着说,“你来了”
  啊……
  就在这一瞬间,太多的记忆喷涌而出,让我惊慌失措。
  是我。
  原来是因为我。
  是我害得她这般。
  我。
  已经。
  死去了。
  有个酒醉的司机,朝我们撞了过来我只来得及推开她,然后就失去了意识。
  那场不知何人的葬礼,
  是为我举办的。
  人鬼殊途,我却逗留人世,与她夜夜欢好。
  难怪。
  我无法接受,在她的眼中,我看到我站起身,退了两步,“对不起,我……我走了”
  “别走!”她拽住我的衣角,多么可怜,我才发现,她用力到颤抖的力气,我甚至不需要用力就能挣脱。她知道了,我已知晓。
  “我会害了你的!”
  “害就害吧!求你了,别离开我了”她是那样抽泣着,那般脆弱。
  像是被针扎了一般,原来……鬼也会心痛么。
  “求你了,别再消失了,我真的……真的……不能没有你……”
  她的头发遮住了她的眼镜,我只能看见她的泪水沿着下巴滑落到地上。她一直是知道的,明知我是鬼,还与我夜夜缠绵,毁了她的身子。
  “不行的,”哪怕再痛苦,我也,必须离开。“你还有叔叔阿姨,他们得由你来照顾,而且,我希望,你能照顾好自己,这样我才能安心。”
  我知道,我不会被她原谅。那个时候,她求了我很久,在我的印象中她从没有这么低声下气过,失了尊严,为了我,发誓要爱她的我。她那一声声歇斯底里的挽留,让我肝肠寸断。可我是一个胆小鬼,也是个废人。我舍不得,舍不得她来陪我。
  但我也知道,她会好好活下去的,她会听我的话,照顾好我自己。
  那天,她的喊叫惊动了医生,她疯狂地用她仅存的力气敲打抗拒着他们,他们给她打了镇定剂后,她睡了过去,一睡就是一整年。
  我不再也不敢出现在她的面前,她的身体慢慢就恢复了。
  这一年过去,她重新变回了那个爱笑的姑娘,那个像个小太阳的我爱的姑娘。
  她忘了我,就连那枚戒指,我们的小窝,都伴随着记忆的消失远离了她的生活。她选择了遗忘,她是对的。
  站在她的不远处,如今的她,哪怕我站在她的面前,她也再也看不见我。
  她不再有着让我心疼的悲伤。
  我苦笑着、看着她毫不拒绝接受来自其他男生讨好的阿谀,闭上眼,迎来这最好不过的结局————她的眼中,再也没了我。
  

评论
热度(4)
 
© 不咸/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