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咸

百合控兼杂食党,CP随性吃,不会坑文但龟速更新,基本主攻,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不喜勿扰,还有就是,日常小记什么的随时会删www

[冬雪]流浪之章5

  
  
No.5
  小木曾雪菜不会知道,冬马和纱有一个永远不会说出去的秘密。
  她,冬马和纱,曾经见过小木曾雪菜。
  那时候她还不知道那个漂亮的女孩子是个这么麻烦的家伙。
  还是国中毕业暑假的事情了,没有才能的她被母亲抛弃了。
  那天母亲和她交谈后,她从家里跑了出来。正值倾盆大雨,她也没有带伞,举目无亲地跑进车站,然后也不知道坐了哪个方向的电车,回过神来时随随便便就下了车。
  雨下得很大,那个车站边建筑工地涂刷的油漆被雨水打了下来,洇在水中。她又没有注意拐角的缝隙,一下子摔在了水潭里。她的身上到处都是暗绿色的污浊。那时候黏在身上的衣服恶心极了……那天可能是她活到此刻最为狼狈的样子了。站在一家店的屋檐下,污水干涸后就化为污块附着在衣物上,她虽然看不到自己的脸,但惨状可以想象。虽然是夏天,但也已临近傍晚,浑身湿透的她蹲在墙角瑟瑟发抖,过往的路人来来往往,但也不会多朝自己这儿瞥一眼。
  那时候正好已经接近饭点,她靠的那扇玻璃窗里是桌前一派阖家团圆的景象。
  她好嫉妒那个穿着便装长得非常漂亮的女孩子。为什么她有她的父母陪伴呢?为什么自己就要被抛弃呢?!
  然后……[咕---]
  她的肚子就被餐馆里面食物的香气勾引得蠢蠢欲动。
  然而,却因为仪表太过破落被拒绝入店了。试了好几家,结果都是这样。
  [……]
  [……]
  [……哼]
  原本就对这个世界失望的冬马和纱感受到了被世界拒绝的绝望。
  不知不觉又蹲回了墙角。
  就算这样,也不想回去,回到那个母亲已然抛弃的家里。
  [要吃么?]
  就这样觉得无路可去时,耳边响起了一个陌生的声音。视线向上抬了抬,是那个幸福的女孩子,手里拿着散发着香气的食物。
  [……]
  [我知道你是哪个中学的学生,看这校服就知道了~我不是什么奇怪的人啦]女孩开朗地笑着,空出来的那只手好像在掩盖害羞似地摆了摆,[你应该很饿吧,刚刚看你想进好多家店都没进成]
  [……]
  被击中痛处无话可说了。
  接过食物,别扭地将头撇到一边,管她听不听地清楚呢,[谢……谢谢了]
  [啊~]女孩刚想说些什么,就被人从后面拍了一下。
  [真是的……姐姐……干嘛突然跑出来呀……]
  是一个刚上国中年纪的男孩子吧,和眼前的女孩子有些相像,应该是姐弟吧。
  [雪菜,走了哦]女孩子的父母也从里面走了出来,应该是结好账了吧。
  [好的~来了]女孩子双手合掌,对着她挥了挥手就跟着一家人离开了。
  [雪菜还是那么善良啊]那位看起来成熟的女性温柔的声音和女孩子的嬉笑声透过雨幕穿了过来,食物进胃的温暖也太过舒适,感觉整个人都暖了起来,寒意去除了不少。
  (雪菜么……天使啊)
  那是冬马第一次听到这个女孩的名字。
  吃完了女孩给的食物后,整个人都冷静了不少,有了回家的勇气。冬马和纱搭乘着电车,回到了母亲已经不在的房子里。
  
 
一年后,峰城大附属学园。
  全校关注的峰城大附属小姐在一天前终于新鲜出炉了。
  小木曾雪菜。

一年H班,音乐科。
  就算懒得与其他人交流,趴在桌上的冬马和纱也听到了同学之间窃窃私语的声音。
  (小木曾雪菜……小木曾……雪菜?)
  (……雪菜?!)
  雨天里那个递出食物的身影一下子出现在脑海里,也许是想起得太过迅速,心脏都好像被什么握住了一样。
  (……是巧合吗)
  [……]
  起身。
  好像动作的幅度大了一点,周围的嘘语都像是被强行掐断了一样。
  [你要干什么?]身边的男生用那嫌恶的口气问着她。
  [……]没有必要回答他,拿起书包,径直地走出教室门口。
  [搞什么啊,那个臭态度!]
  [就是啊,不就是那个冬马耀子的女儿么,有什么了不起的!]
  [哼,这种家伙不就是拿了全国大赛的优胜么,摆什么臭架子!]
  [……]
  [……]
  [……]
  不知是谁没脑子地嚷嚷了一句,教室不满的氛围迅速冷却了下来。

走廊上。
  因为是临近放学的时间,走廊上已经有不少普通科的学生准备回家了。
  走到一楼走廊的拐角,一抬头,冬马就看见了正在和他人交谈的那个人。
  小木曾……雪菜。
  居然来到了同一所学校啊。
  可爱的……华丽的……亲切的……平易近人……可以和任何人都能友好相处。耳朵里全是对她的赞美之词。
  果然从内到外都是和自己截然相反的,阳光、纯白、太阳一般的属性。
  不太能对付这种家伙啊。
  [……]
  反正大概她也什么都不记得了吧,就离她远一点吧。
  这是仍是音乐科首席的冬马和纱,在即将升入二年级时,下的第一个重要决定。
  
  

热度(5)

© 不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