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咸  
百合控兼杂食党,CP随性吃,不会坑文但超龟速更新,基本主攻,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不喜勿扰,日常小记什么的随时会删www

【ABO】【百合】失痛症(上)

阿西不知道她该说些什么,这女人已经无可救药了。

阿西知道,作为一名医生,说出这种话的确是不太负责任,可她又能有什么办法让这个脑子像被枪打过一样的女人能够好好地善待自己呢?

到头来,医院里最有权威的医生也不能确诊这女人到底得了什么病,再三考虑下,就让阿西贴身观察一段时间。

对于工作,阿西是想要反对的,可作为发小兼死党的身份,她却不能对妮露这女人撒手不管。

“我真想把你按在枕头里憋死你!”

阿西在午夜猛地睁开双眼。被这女人的脚架在胸上活生生地憋醒,这都是第几次了?从小到大,这女人对她自己猪一般的睡眠质量和睡眠姿势供认不讳,大方地接受她对她的所有控诉,可是,每次说完之后倒霉的总还是她!

阿西承认自己不才,27岁还是单身人士一枚,所有的日常活动都与她刚刚骂的这个女人一起。可怜了自己大好年华,直到大学毕业为止都在帮这女人解决一屁股的风流债,作为Omega能这么花也算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作为绯闻女王妮露就没有消停过。好不容易等到来到工作单位,结果没多久她又成了自己的照顾对象,自己从睁眼到闭眼所有时间依旧被这个女人霸道地占据着。

这真是让人恨的牙痒痒。作为一名亿万beta中的普通一员,她可不像自己这位Omega发小一样,仅仅Omega的身份就注定她将不缺伴侣。要知道,再不趁现在发展一下,过了30,她就更没机会找到自己中意的对象了,她!不!要!当!剩!女!

给这女人盖好被子,果不其然三秒之后又被踹了开来。

“好了,乖一点,好好睡觉”一定要在她耳边好生哄着,她才安分下来。阿西揉了揉自己一直弯着的老腰,这女人简直比小孩还要难哄,真是搞不懂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拜倒在这个女人面前。

可这么一个像猪一样的女人,不应该每天都没心没肺地活着吗?怎么会生病呢?

 

妮露像是要把阿西吃了一般一早上都气鼓鼓的。阿西把早饭端上餐桌,看着妮露不搭理她的样子就想笑,真是小心眼,不就是在她脸上画了一只小王八吗,多可爱。

“臭女人,你干嘛!”妮露看到她居然笑了,更生气了。

嘿,她还好意思说自己?住她家睡她的床,害她被前辈笑话,还要她半夜服侍她,她还不能泄一下愤?!“你又不去上班,洗洗就好了呗”

“哼,我生气了!帮我洗!”虽然说大家都是快三十的人了,但这女人嗔怒的样子倒还是一点也不让人生厌。

“好吧”耸耸肩,阿西看着妮露撩袖管的架势没办法地叹了口气。她这可怜的小身板可抵不过一个高手的一拳。把她领到洗手池,对着那张如花似玉的小脸,阿西这么一个颜狗也不好意思大白天地对它进行摧残。

不过哪怕是小心翼翼地洗,也还是把妮露的脸蛋揉的通红。

“你如果把我这张脸揉坏了,可是赔不起的”她一脸欠揍地认真说道。

然而她的话很有道理。作为联盟最具影响力的金霞影后得主、最美榜单的top2,如果自己把她的脸弄坏了,怕不是倾家荡产地赔钱就是被这女人的粉丝们逼上绝路。

要她看,真的,虽然说这女人演技也是有的,但更多的就是靠脸,这张脸有时候让看了几十遍的阿西都还会有些心猿意马。咳咳,所以说神真™不公平!

“我出去一下,你给我好好呆着。”家里的尖锐物品已经全部被她锁了起来,她出去一下应该是没事的。

 

一回家,阿西看到家里的狼藉一片就叹了一口气,刚想向妮露搭话就看见妮露血淋淋的拳头。

心一紧,赶忙拉着妮露处理伤口。

“阿西,我又看见她了,我又看见她了”妮露无神地说道。电视里关于那人的报道还在继续着,阿西看着妮露白皙手背上鲜红的伤口,不知道该说什么来说这个女人。

阿西知道那是谁,帝国的豪族,安德烈家族的家主。由于她与她的部队在战争中神秘失踪,未伤联盟的一兵一卒,反倒在战后落下了好名声,如今也算是星际间的红人了。据妮露本人所说,她作为联盟的和平大使与安德烈见面出席慰问活动后就一见钟情了。

……一见钟情?这个词对于妮露这个花心的女人来说简直是个笑话,她开始一段恋情时总喜欢用这么一个词,害自己都快对这个词产生心理阴影了。

自从妮露那次活动结束后,她就对那个充满了禁欲气息的女人上心了。而直至那次妮露策划了好久的求爱失败后,她反倒对那个安德烈更加在意了。

两年过去,阿西也终于承认妮露这次算是栽了。

本来这只是一个普通的故事,无人不爱的妖精看到居然有人不被自己诱惑,就在意起了那个例外,久而久之居然是自己沉沦了。童话里,结局也应该是妖精在不懈的努力下终于和那个人在一起了才是。

可和童话故事不同的是,阿西在这段妮露唯一真心付出的感情中看到的永远都是一厢情愿与避而远之。

最重要的一点是,妮露在那时候起的状态就愈发得不对了:从简单的心理咨询到现在的息影治疗,妮露开始毫无规律地破坏与自残,没有任何征兆。最近一段时间情况明明已经好上一些,可今天看到电视里的安德烈后又犯病了,她不觉得这是简单的心理问题。

妮露发完一次病后就会睡上许长时间,打扫完满地的垃圾,看着让妮露打碎的镜子里那个四分五裂的自己,阿西也火气难消,为什么会这样呢,她想不通啊。

“你好,我想跟你见一面。”正巧那个人现在也在联盟,那就见一面吧。

 

 

“淮医生找我出来有什么事情吗?”包厢里,安德烈靠在椅子上,有些不太明白阿西叫自己出来的意思。

淮西是阿西的全名,但阿西不太喜欢这个姓氏,皱了皱眉,没有将自己平日里的强调重复一遍。“安元帅,这次我想和你谈论妮露的事情”

安德烈清冷的脸上闪过一丝不耐,“淮医生这么多年应该看的清楚,我对妮露小姐毫无感觉”

阿西点点头,“我知道,我就想问,你是不是知道妮露会那样?”

作为被妮露追求的人和给妮露收拾烂摊子的人,两个人其实已经蛮熟悉了,但妮露不知道的是,安德烈曾经到阿西这里做过很长一段时间的心理咨询。出于职业道德,阿西对此事只字未提。

“淮医生,”安德烈似乎预感到了阿西要说些什么,嘴角勾起,“该说的不该说的,心里有数吧?”她的眼底似乎在酝酿着一场风暴,异常平静。

“自然”阿西坐直了身体,“我只想知道,妮露最后会怎样?”

安德烈这次轻笑了一声,“别喜欢我,这是我最初的忠告,现在也是。”她倒是无所谓,可能这就是认命后的释然吧,“别和我扯上关系,她会好的。”那么好看的姑娘,也不该为自己这样香消玉损。

“是因为‘那个人’吧”

安德烈没有回答她,可那一瞬间的愣神却让阿西确认了,确实如此。以往安德烈说的话又回到了阿西的脑海里,如果是那样,阿西心中的结终于解开了。没有继续这个话题,寒暄了一番,到了送别的时候,安德烈又把自己严严实实地裹了起来。太有名了确实不方便,这倒是和妮露满相似的,阿西漫不经心地想到。

“呵,妮露小姐有你这样的朋友也算是有幸吧,告辞”

朋友……啊。阿西笑了笑,没错,就是那样。

评论
热度(25)
 
© 不咸/Powered by LOFTER